原创古风丨我若许下虚妄的愿......

竹笛吧2022-07-08 14:53:43

有你相伴,偷得一段缘

from 小笛子

点上方绿标即可收听璇玑《浮生辞》音频

  

文 | 一枝红艳露凝香

<回看>

(点击下方蓝字阅读)

【第一期】徐徐墨如烟 愿做《画中仙》

【第二期】古风丨如果还能在雨天遇见......



(四)我许下虚妄的愿,有你相伴,偷得一段缘
接下的几个月,是她,亦是他过得最幸福快乐的日子。
因他救了她,府中人都对他极为感激,待他十分客气,俨然将他和她看做了一对。他也可以正大光明的和她在一起。
他吟诗,她抚琴。
他奏箫,她起舞。
她教他画画,他偷看她睡着的样子。
他策马带她赏京中少见的美景,山林看尽,那张娇俏生动的脸却百看不厌




那日,她缠着他给她作画。
“画什么?”他满含笑意的眼眸有无尽的温柔。她不假思索,脱口而出:“画你”
“好”
他提笔一挥而就,待到要画眼睛时,忽的停了下来。
他怎的会画这副画?
画中人倚竹而立,淡淡青衫将无边青竹比了下去,腰间垂一块灰绿色的玉,墨发轻扬,身姿飘渺,仿佛乘风而去。他几乎是在听到画画的瞬间脑海中就自动浮现出这副画。
她凑过头来,看了一眼,疑惑地问他:“为何没画眼睛?”
她最喜欢他那双眼,明亮炫目。看浮沉时冷漠悲悯,淡雅似仙,看向她时却又温柔似水,满载笑意,让她不自觉沉迷其中,越陷越深。
“这双眼,交由你来画。”半晌,他开口,打破一室静寂。
她作势提笔,又被他握住,只听他说:“……等以后再画。”
她没听出他话里的哀伤,也没看见他眼里的沉痛,汹涌如钝
她终究是不懂,他自嘲一笑。



一切发生的那样快。光和二十九年,十一月。
枫叶正红,树下一青一白两道身影交缠,时光静好。她正躺在他怀里诉说着对未来的憧憬,却被传来的刀剑相击声打断。
“奉吾皇之命,兹有狂徒以下犯上,谋害宰相之子,其罪当诛,给我拿下!”
未等他们反应过来,侍卫已将他们团团围住。
她压住心中的惊骇,向前一步,问道:“不知我们犯了何罪?这宰相之子又是何人?”
“大胆!事到临头还不承认!你顾府伙同罪犯,在街上行刺当朝宰相之子。事后不仅逃走,还让罪犯窝藏于此,罪加一等!若是乖乖将罪犯交出来,本官可以看在昔日情分上替你们在宰相大人面前求求情,让大人放你们一马,若是不交——”
眼神一凛,厉声道:“就别怪本官将贵府上上下下一百多号人口全部化成冤魂!”
宰相之子,罪犯,行刺,难道—— 
她惊愕地看向他,似是想证明自己的猜测,谁知他一把将她拉于身后,直面道:“人是我伤的,与顾府无关。”
他转身,轻轻在她眉心落下一吻,似是在做最后的告别。
她分明看见他眼里的不舍是那么的强烈。



不要!
长生,不要去!
泪夺眶而出,她看着他的背影,使劲的摇头。
一切因她而起,她不要他去抵罪。
宰相抓他们不过是因为他们伤了他的儿子,犯了他的威严,宰相公子并没有什么大碍。她爹曾任朝廷的礼部侍郎,就算已经辞官,民间威望仍在,这些人是不敢明目张胆地对他们如何的。
他苦笑,平儿,你不懂。 
那一掌有多重,他知道。
他不允许有人伤害她,所以那一掌他出了全力。那人只是一个凡人,是受不住的。
伤势起初看不出来什么,但随着时间会逐渐加重。拖到现在,恐怕那个宰相的儿子伤势已经凸显,再过一阵子则会更严重。
所以,他自己做的自己承担,只要她能平安,就好。
她眼睁睁看着他被带上镣铐,被那么多人带走,无论她怎样哀求都无济于事。
长生——天意凉,谁家少年郎,自彷徨



(五)我拿一世等你,不论金缕布衣、妖鬼神仙,只因是你。
佛语云:人生有八苦:生、老、病、死、爱别离、怨长久、求不得、放不下。
宰相公子被**人所害,**病榻数月,相府请遍天下名医也无济于事,宰相一怒之下命京兆尹捉拿罪犯,次日,罪犯入狱。这一消息震惊了整个皇城。
虽然很多人都怀疑这一事件的真假,但碍于**相积威,敢怒不敢言。
那日她碰上的正是宰相的儿子。能出动皇城最高行政官员来抓捕罪犯的人,除了和那位有关还会有谁?
当今皇帝昏庸无能,朝廷上宰相一人独大,只手遮天。宰相的儿子仗着其权势在皇城更是无恶不作,为所欲为。长生此去只怕凶多吉少
——天牢——
“我要见你们宰相大人。”淡淡的声音回响在**黑暗的牢房里,隐约见得地上一抹雅致的青色。
“我能治好令公子,你们若是不带我去见他,错失了医治令公子的时机,后果自负。”
他话里的凌厉和眼里的自信,不容置喙。
终于有人上前来,架起他往外走去。
“我能治好令公子,但我需要去取一件东西。”
“哦?我凭什么相信你?”
“顾府,一百一十四条人命。”
“好!”



.......

未完待续

很高兴在竹笛吧遇见你

那么长按下图识别二维码关注我们

戳阅读原文,聆听更多好音乐

点个赞再走呗

Copyright © 上海原创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