汕职笛协古风原创文

汕职笛协2022-07-20 10:20:01



郯邝国的街上热闹依旧,街上某个角落传来的哭声在这繁华里惊不起丝毫涟漪...

寻声望去,一个衣着破旧的小姑娘在抱头大哭,衣服上、鞋子上血迹斑斑,分不清是她自己的还是别人的。


哭了好久,笙儿感觉到有人在向她靠近,她害怕地收紧手臂,不敢抬头。

“小姑娘,你怎么一个人在这哭呢?是不是找不到家了?”南宫栩看着眼前这个抱成一团的小人,摸了摸她的头问道。

笙儿听到这温柔好听的声音,心里松了下来,还好不是来抓我的人。抬起头红着双眼看了看眼前人,眼泪又忍不住掉了下来“我的家...没了...”

南宫栩不禁皱了皱眉“那你可愿跟我回去?”

笙儿一听睁大了眼,想看清这个好心的公子长什么样,可奈何眼里都是泪水。“公子,你说的可是真的?笙儿愿意!”

“那就走吧”

笙儿用手将眼泪一抹,感激地说道“多...多谢公子!”

…….......................


太子府的一处院子里,梨树的叶子随风飘落,树下的女子正呆看着满地的落叶“唉,四年了...公子,笙儿还记得刚来的时候,你对笙儿总是那么地温柔,还教我习武,你说我要学会保护自己,为家人报仇。为此,笙儿努力坚持了三年,渐渐的分不清自己究竟是为了报仇还是为了公子...”

笙儿回想到自己为了巩固公子的太子位,帮助公子杀了不知多少图谋不轨之人,公子也如愿成为了太子。



“可是不知为何,一年前你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你的温柔,你的笑容都被冷酷所替代,你开始疯狂地训练我,你跟我说是漓国杀了我的家人,漓国的国主瑾王最爱赏舞,你让我跟轻羽姐学舞,混入漓国,找机会刺杀瑾王。虽然我知道他不是我的仇人,但既然公子想杀他,我就一定不会手软。”



笙儿苦练了一年的舞,终于等到瑾王来参加郯邝国宴会的一天。

这一天,笙儿穿上南宫栩为她精心准备的服饰,任由轻羽替自己梳着头发,一番打扮后,看了看自己的院子,心里莫名地不舍“待了四年的地方,终于是要离开了吗?”笙儿理了理心情,走出了院子...


宴会上,南宫栩与瑾王笑着寒暄着,只是那笑不及眼底。“听闻瑾王极喜赏舞,本太子特地命人准备了一支舞,她可是这宫里最有姿色之人,舞技也是这宫里极好的,可谓是一舞倾城啊,特请瑾王品鉴一番。”

“有劳太子殿下了。”瑾王不卑不亢地回道。

“哈哈,无妨,传笙儿上来吧。”


笙儿从殿门外缓缓走进,她穿了一件广袖窄腰水袖裙,腰间配着玉坏璎珞。裙边上绣着淡粉色盛开的荷花,显得灵动又优雅。墨玉般的发丝梳着飞仙髻,玉钗缀下细细的银丝串珠流苏在耳边摇晃,几枚饱满圆润的珍珠缀在发间,让发更加柔亮润泽,一对白玉耳坠挂在耳上。极是清丽,婉约。

  笙儿在大殿上行了礼,礼毕,便拂袖起舞。 伴随着幽幽的琴音传来,笙儿的衣袂已随她曼妙之姿翩翩起舞,青丝墨染,玉袖生风,随着她飘然若仙的舞姿,宽阔的广袖开合遮掩,粉衣飞舞,已然入醉。殿上出奇的安静,生怕惊扰了舞池中翩若惊鸿的人儿。


一舞倾人城,再舞倾人国!瑾王看着她一袭粉衣临风而飘,柔然飘逸的舞姿,更映衬出她那清雅绝美之容,心里不禁有些动容,世间竟有如此美若天仙之人...

随着琴声消失,笙儿也缓缓收起动作立在大殿中,向着大殿上的“贵宾”瑾王欠身说道“笙儿献丑了”

瑾王嘴角微勾,眼神清明地看着她“甚好!”

“哈哈哈,既然瑾王如此喜欢,不如本太子便将笙儿送与瑾王,如何?”

“哎,本王怎可横刀夺爱,实在不妥啊。”

“如今郯邝国跟漓国交好,瑾王就不必如此客气了,莫非是这笙儿不合瑾王之意?”

瑾王眼含深意地看了笙儿一眼,笑着回道“那本王就收下了,多谢太子。”

笙儿看着两人,心里一阵失落生起,公子,你把我送给别人,心里可有一丝不舍?只要我快点完成任务,就能早点回来吧,公子,我一定会尽快回来的!


漓国皇宫

“笙儿,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 瑾王看着笙儿,眼里满是深情,笙儿心里开始慌乱起来,下了逐客令“王,我有点累,想先歇息了。”

谁知瑾王并不吃这套,他有丝玩味地回道“怎么了,我的王后,本王今晚不如就留下来陪你吧。”

笙儿的脸僵了僵,冷冷的看着瑾王,瑾王被她盯着也不在意,脸上露出暖暖的笑容,伸出手摸了摸她的头发“那本王就先走了,笙儿好好休息”说罢便向外走去...


笙儿坐在铜镜前看着镜中的自己,不知为何,刚刚自己竟会有心跳加速的感觉,只是,他说的都是真的,她要的他都给了,他不顾朝中官员的各种反对,坚持立她为王后,也答应天天陪着她,不理政事。他也是那么的温柔,正如当年的公子一样。笙儿啊笙儿,你可千万不能乱了分寸,他可是你的敌人啊。


“这都两个月了,你明明有机会杀了他!难道成为王后了得意忘形了?不要忘了这一切都是谁赐给你的!”轻羽进来质问着她。

“他武功高强,为人谨慎,护卫又是那么严谨,我至今难以寻得机会,他要是那么容易被刺杀,就不是瑾王了。还有,轻羽,在这宫里,得叫我王后,要知道公子给你的身份,是我的贴身婢女,这要是坏了公子的计划,你可担不起!”笙儿高傲地说着。

“呵,王后?你现在倒是威风了,可不要忘了这么多年来公子对你的恩情,最好被让我逮到把柄,看你怎么跟公子交待!”

“放心,这其中的轻重,我自然是知道的,你先下去吧。”

“哼!”

待轻羽走后,笙儿愣愣地坐在床上,这么久了,自己自然是有机会杀他的,可是跟轻羽猜的一样,自己屡次在最后关头却心软了,笙儿也不知自己何时变得这么优柔寡断,只是自己不能再这样拖下去了,公子需要她,她不能让公子失望!


漓国的一家客栈中,一名男子坐在桌前,下方跪着一名女子...

“笙儿怎么样了?可有动静?”

“公子,轻羽跟着她那么长时间,发现她并不是没有机会杀他,只是每次都没下手,所以轻羽怀疑笙儿已经对他动情了,而且笙儿自己并不知。”

“哦?若是如此,你尽快让她杀了他,莫让她看清自己的心,这是一包毒药,你交给她。”南宫栩眼里的复杂一闪而过

“若他死了,笙儿迟早会认清自己的心意,轻羽怕她...”

“这个我自有打算,他死后,你只需趁乱打开宫门,接应我们便可。你先回去吧,切莫暴露了自己。”

“是!”


五日后,笙儿一袭白衣,手里紧紧地握着一把剑,该动手了“王,笙儿近日练了一支剑舞,想献给王。”

瑾王看着她带着甜甜的笑握着手里的剑,眼里闪过一丝苦楚,只是她并没有发现,终究是要来了吗,要是她嘴上的笑是真心的该多好,他从来没有看过她笑得那么甜,这是第一次,只怕也是最后一次了吧!

瑾王眼里带着清明和深情看着她说到“好,王后有心了,你们都下去吧。”他支开了院子里所有的人,只剩下他和她。


笙儿眼里没有一丝波澜,心里却早已波涛汹涌,犹豫了一会,她终是挥舞起了剑,在空中划过了几道优美的弧线,一个转身,手中的剑直直刺向瑾王的胸口,她本已做好被击退的心理准备,可剑却毫无阻碍地刺人他的胸口。


看着鲜血涌出,她抬头震惊地看着毫无反抗之意的瑾王“你为什么不躲!”

瑾王答非所问地说道“你这一招太过危险,将自身的要害都暴露给了对方,以后可不能用这招去刺杀别人了”语气满是宠溺

“你明明可以躲过,也可以反击,为什么...”

“我说过,你想要的,我都会给你,就算你想要我的命,我也不会舍不得”瑾王深情的说道,对她,他不再自称本王。

“你以为你这样说我就会心软?会救你?笑话!”

他脸色苍白,伤口流出了黑色的血,无力的笑着说“就算你想救,也不可能了,你难道不知此毒无解?就算是有,南宫栩也不会交于你吧。”

“你怎么知道这些?难道你早就知道我是来杀你的?”

“从你出现在大殿上,我便知道了...”

“不可能!那你为何不杀了我?”

“我在赌,赌我的爱能不能让你放弃,能不能让你也爱上我,只是,我输了...”瑾王痛心地看着笙儿,想把她牢牢地印在脑海里。


“你为何如此傻!”笙儿把瑾王一把抱在怀里,眼泪也落了下来,她不知道为什么要哭,也不知道自己的心为什么那么痛,仿佛那剑刺得是自己的心……

“来人”瑾王把外面的侍卫和侍女们都叫了进来。

“王!您怎么了!快去叫太医,快!”

“宫里进了刺客,本王不慎被他所伤,身中剧毒,如今命不久矣,传本王口谕,将王后送回郯邝国,护其周全,立刻执行,不得有误!”

笙儿红着眼被侍卫们带着下去,没有说一句话,只是死死地盯着瑾王。瑾王勉强地对她笑了笑轻声说道“只可惜此生无缘再见了”直到再也看不见笙儿的身影,瑾王才放心地闭上了那沉重的双眼...


这一天,瑾王毙,从宫门杀进了很多人,王城失陷,王城死牢被打开,漓国大乱...


笙儿终是没能安全离开漓国,因为她的出现,才使漓国出了那么多灾难,也是因为她,瑾王整日不理朝政,漓朝官员们派出死士日夜追杀,最终把她抓了回来漓国王城,要用烧死她,百姓们纷纷围在刑法场上喊到“烧死祸国妖女!烧死祸国妖女!烧死她!”而南宫栩也在不远处看着那刑场的一切,嘴角微微勾起,怀里还拥着一位佳人。“栩,她帮了我们,为何要...”那女子不解的问道

“她留着,必定是祸害。”南宫栩深意地看向笙儿。


笙儿似有感应的往他们那方向看了过去,心像是碎了般,原来,瑾王临终前说的都是真的,公子做的一切,为的只是一名女子。

“我的傻笙儿,你可知南宫栩为何要杀我?”

瑾王接着说道“一年前,他奉他父皇之命带着那名女子前来刺杀我,只是被我察觉,他便逃了,而那女子却为了掩护他而被我的手下捉住了,一直关押在地牢,那名女子与他的关系并不仅仅是主仆那么简单,若不是我棒打鸳鸯,相信她早已是太子妃了,所以南宫栩才会想杀了我,就是为了救出他的心上人,而我也是他称霸天下最大的阻碍。”


笙儿回想着这一切,多么的可笑,他如今就在那,竟不愿救她,原来,他的温柔,他的深情只属于他那未来的太子妃。今日就当还了他所以的恩情罢,从此就两不相欠了。


大火一直在燃烧着,可笙儿却感觉不到疼痛,大概是心里的痛太过深刻了,在笙儿的意识渐渐模糊时,她仿佛看到了瑾王在不远处对她笑着,他的笑永远都是那么的令人心暖,他好像在温柔地说着“我的王后,我来带你回家了”

王,都说人在临死前都会看到自己最想见的人,可为何我看见的人是你……


▲图片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删除请联系



更多精彩内容

长按二维码关注我们




Copyright © 上海原创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