笛子【古风原创】浮生一场梦,人间几度秋丨《美丽的神话》

竹笛吧2022-07-10 15:23:40


有一个故事里

有我,有你,还有不期而遇

那就是《美丽的神话》



传说,清平山曾出现一奇异场景,那日大雪,天空中闪过一道光影,光影过后,雪停风止,明月皎皎,所有人都在好奇那光影是为何物,却是众说风云,有说是仙子的,有说是天外来客的,更有甚者,说是一物成了精……事情纷纷扰扰,过了很多年,却一直为人津津乐道~


      为此传说,多年来,清平山被各界人士造访,为着就是探访那光影的庐山真面目。那日,又是雪天,一书生赶路至此,怎奈风雪阻隔,只得就地休息,夜半,书生饥寒难耐,遂生火取暖,却听得那附近树林中似有何物在声声哀鸣,书生拿了火折,走近一看,竟是一只小狐狸,树上雪压枝断,恰巧压到了它的腿,书生移走树枝,又为小狐狸包扎了伤口,见狐狸身下另有一只野鸡,小狐狸瞅瞅书生,将野鸡叼起,丢到书生身旁,书生轻笑:“你这小家伙倒是通灵性”遂烤了野鸡,与小狐狸同食。


      

次日,书生醒来,见那小狐狸瞅着自己,咬住自己的衣袖,似乎要带他去什么地方,书生跟去,走过层层树林,只见一木屋,书生轻扣门扉,却走出一女子,《洛神赋》中曾有言“翩若惊鸿,婉若游龙……”书生不觉看呆了,小狐狸见到那女子,立刻扑了上去,那女子蹲下身抱起小狐狸,见到它腿上的伤,关怀的问道:“可儿?受伤了?”小狐狸蹭了蹭那女子,看向书生。女子看着书生,道:“多谢你救了可儿。”书生一愣慌忙道:“小生楚风和,敢问姑娘芳名?”那女子愣了愣,思忖着低声道:“雪霁……”书生好奇,问道:“这山中多有野兽出没,姑娘一人于此,可要当心呀!”雪霁道:“它们虽是猛兽,却也有灵性,比如可儿。”说话间,可儿望着楚风和,似乎在赞同雪霁,书生笑笑,“姑娘一直是一人于此居住!”雪霁点头,望着这雪,轻吟道“夜雪初霁,残念轻启,浮生梦过,谁人仍记,这纷繁岁月,这如幻红尘……”楚风和一愣,取出随身所带的玉笛,奏起随兴一曲,雪霁听得,却是惊叹这书生技艺。


只见雪霁竟凭空变出一张琴,奏起一未知名的曲子,一时间竟引得林中百兽都来此处,却是未有相互厮杀之况,百兽像被催眠一般,都安静的听着雪霁的琴曲。楚风和看呆了,此女子,竟是仙人吗?



音停,楚问:“姑娘莫不是仙人?”雪霁道:“我只知那日夜雪初霁,我便来至此处,不知何时生,也不知何时灭……”楚风和想起,当年在一书中所见“古有圣者,天宫为梦,浴雪为神,浣月为定……”月中仙,梅下雪,实为至灵……


        楚风和同雪霁讲了许多外面的事,从诗词歌赋到琴棋书画,从山水之间到家国情怀,书生为雪霁讲述那些故事,那一场场雪月风花,一段段恩怨情仇……情愫渐起……却终究是在那群探究谜团之人的喧闹中,被打破了宁静。


     为首的一人是一猎户,顺着书生脚印寻至此处,见小狐狸,竟是一箭射去,雪霁见之,以身挡之,霎时间飞雪朵朵,如片片梨花飞落,小狐狸安然逃离,却见那飞雪又聚做雪霁,众人一时大呼妖女,唯有书生知晓,雪霁非妖,而是灵。



后来,雪霁施法,将所有人送出了清平山,并抹去了他们的记忆,唯有书生,似做了一场梦,梦里与一绝代佳人相约,每年的夜雪初霁之时,于一地方,似有月,似有梅,可书生却是记不得此为何处?



本文由薰公子原创

首发表于竹笛吧

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




什么故事可以打破你平淡的生活

转角的一家咖啡店,雨天的一把油纸伞

一家店,一场雨,不期而遇的两个人

总能惊起一丝波澜

在这喧闹的城市中

某个时间的某个人

都可能成为一段属于自己的“神话“”

愿你早日遇见TA


很高兴在竹笛吧遇见你

那么,晚安~




Copyright © 上海原创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