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彼岸花开,满地忧伤(古风原创连载)

大学之大2022-07-20 16:48:19

七月本该是国花开放的时节,可今年的国花却在逐渐枯萎。

照看国花的园艺大师大惊失色,急忙禀告皇帝天君。

皇帝大惊,招天华太子前来查看。

一番查看之后,无果。

皇帝与皇子、大臣们只好又移驾金銮殿商议国花一事。


“华儿,你对国花枯萎一事怎么看?”皇帝天君对国花毫无征兆而枯萎一事甚是忧心,奈何又找不到原因。

“儿臣觉得天意与人为,两者都不可不想。”天华说出心中所想,得到了皇帝天君的赞同,即刻下旨命他彻查此事,无论天意还是人为都要有一个说法来昭告天下。
 
七月之时观国花,百姓们纷纷涌来,等待宫门打开,也好去去今年的霉气让自己好运。

可却迟迟不见宫门打开,百姓议论纷纷,却没有一人想要离去。

 “哥,如今这局面,百姓们都不曾有一人肯离去,我们该怎么办?要告知他们真相吗?”天佑面色凝重。

“不可,若是告知他们真相,只会引来恐慌。”

“可是,若不告知他们真相,他们都不离开这里也是问题啊。”


“佑,你去告诉他们……”



“大哥,这样真的好吗?”


“可是若不这样,又能怎样?”天华叹息。

是啊,又能怎样。天佑不再反对,令侍卫打开宫门。


“快看,是二皇子出来了。”一人说。


“不知是不是可以看到国花了……”一人说。


“我觉得不像,以往看国花只需登记就可以,而如今已经误了一个时辰了。”一人说。


“你这一说我倒也想起来了,以往这个时辰我们都已看过国花了。”一人说。

“大家安静一下,听我说。”天佑这话一出,百姓们瞬间安静下来,宫门前喧闹的场面变得鸦雀无声。

百姓们看着他,期盼的眼神无一不显露出来。 


在天国,百姓们最相信皇帝,太子,二皇子的话,在他们眼中,他们父子三人,一人是千古难得的明君,一人是百年难见的才子,一人是战场上英勇战场外风流的战神。

而如今站在他们面前的是他们的战神二皇子,他们又怎能不敬畏,不尊重。

“你们可是想知道宫门为何不开?”

“是的,二皇子,请问今年宫门为何迟迟不开?”一人问。

“今年太子病重,国花不能离身……”天佑说到太子的病,停顿了一下没再说下去。

“原来是这样啊。”一人说。

“太子养病要紧,我们还是回去吧!”一人说。

“是啊,太子的病要紧。”一人说。

“我们明年再来看吧。”一人说。

看着百姓们陆续离开,偌大的宫门前又恢复了以往的冷清,天佑望着远方,不知在想些什么。


金銮殿上


“父皇,儿臣请命去镇守边疆。”


“边疆并无战事,地国也已投降两年,你这是何故?”


“国花枯萎,不论是天意或是人为,终是与边疆脱不了干系。”

皇帝天君一直以为天佑是个莽夫,不如他哥哥有才华有谋略,可如今才发现是他不够了解他。

“好,朕准许了。”

“那儿臣先告退了。”

“下去吧。”

天君挥一挥手,也不再早朝。
 
太子府内,红衣男子与墨衣男子相对而坐,一人一壶酒,花前树下,好不惹人向往,只是……

“哥,我要去边疆了。”天佑喝了一口烈酒,依旧一身红衣,妖娆万分。

“……什么时候走?”天华拿酒壶的手轻轻一抖,只是仰头饮酒的他并未发现。

“明天。”

“母后可知?”

“我没告诉她,她指不定又要骂我。”天佑嘟着嘴,一脸的不开心。只是这不开心到底是是因为什么,只有他自己知道。

“你总是这般调皮。”天华喝了一口酒,不再说什么。

“哥,若是……若是我回不来了……”

“说什么傻话,我会让国花重新盛开的,你等我。”

“好。”


天佑信天华,从小时候开始,他说什么,天佑都愿意相信。

天佑,不管如何,我都不会让你有任何意外,我本就不能接近外人,以后国家还是要交给你来掌管的,我知你是想保护我们,所以我不阻拦……

天华饮了一大口酒,却也不说话,只是默默听着天佑不住的唠叨,偶尔回个“嗯”或是一个微笑。

夜里,皇帝天君做了一个梦,梦里一个黑衣男子出现,看不清楚容貌,只听他说:曼珠沙华,花开千年,叶开千年。叶若不在,花便难开,花开之时,叶缓归来。归来之时,花再不开。


皇帝天君醒来之后,即刻把神秘男子说的一段话写了下来。仔细观看多遍,始终琢磨不透。

待天明之时,他便急招太子天华与二皇子天佑入宫。


“父皇,可有急事?”天华问道。


皇帝天君甚少叫两兄弟一起来到大殿,以往请他们两人来大殿一般就是在朝会之后叫他们两人来,然后教训天佑要多多学习天华,不要纨绔不化。

不会又要教训我吧?我好像最近没做什么‘丧尽天良’的事吧?天佑在心里小心点泛起了嘀咕,然后又打了一个冷颤。


在外人眼里皇帝天君威严、冷冽,可是在二皇子天佑的眼里,皇帝天君是个妻管严、暴力爹……


“你们两个人过来看这一段话。”皇帝天君招手让他们两人上前来看。


“是什么啊?不会是美人吧?”天佑看不是他挨训,立刻就开始调皮开来,边走边开始挑衅他家老爹。


“没个正经!改天好好教训你。”皇帝天君瞪了他一眼,又重新低下头看那一段话。


“我错了,不要啊,爹。”



在他们说话间,天华已经走到了天君身边。


“这是?”天华略带疑问的目光看像天君。


“这是昨夜一个神秘男子在我梦中所说,我开始是不信这种如梦之术,可

他竟知晓我心中所想,他说信与不信也早已命中注定。”


“信与不信早已命中注定……”天华喃喃自语,胸口突然酸涩起来,恍然间,他看见一女子,女子身穿黑色衣衫,背对着他,可是突然间那女子消失了……


“不要。”他大惊,不知为何心脏剧烈疼痛起来。

“哥,你怎么了?”天佑甚是担心,上前一步,扶着天华。

天华轻轻拂开他的手,自从知道他不能够靠近外人后,他连亲人也不愿过多触碰……他怕他在不知不觉中伤害了最爱的人。

“没事。”

“真的没事?”皇帝天君也甚是担心天华突然出现的异相。

“真的没事,父皇,儿臣先回府了,这段话我已记下,佑也该启程了。”天华强忍着忽略那痛感,不想成为家人都负担。

“好吧,华儿先回去吧!佑儿,你也收拾一下启程吧!我会告知你母后的,你们不用担心她,你们两个要好好照顾自己。”

天君看着天华和天佑,欣慰中又掺杂着苦涩,他没有告诉两人,那梦中的神秘男子末了还说了一句话:天国长子,有缘人归来时,花开日,只留一人。


文/夙雅 

编辑:月辉


原创不易

如果喜欢

赞赏一下吧

 

点击“阅读原文”回顾上一章内容


大学之大 ┃ 这里的舞台很大,但主角只有你

关注“大学之大”微信平台

请扫描下方二维码

Copyright © 上海原创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