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原创:世生娘安(三)

oo有妹oo2022-07-16 14:31:59





世生娘安

 by 赤豆老佛爷




「当年仙家祖上集八大仙老率八千天兵共赴别风山,为的就是助佛祖给七魔降下最后一大劫,若此劫渡,方可皈依。」

「那为何。。」      

「为何最后会变成两败俱伤的惨状?」见世生不解的样子,地公侯叹了口气道到「那是因为,当时仙家出了一个差错,八大仙老其中一人偷下凡去,空余的位置让他修行未够的徒弟代替,只是那徒弟生性张狂跋扈,又无人告知他事情原委,误以为是真的要取了七魔的性命。」

「那日双方对峙时,仙老还未开口说话,他便出言不逊惹恼了七魔,七魔养的六佛鸟听懂了他的话,气火攻心长鸣几声,你师傅鹊老误以为是要伤那徒弟,便出手打伤了六佛鸟。」

地公侯摇了摇头道到「那鸟本为魔界神雀,更为七魔的挚友,无故被伤,七魔定是不肯罢休,就这么的打起来。」

「后来艳焚生的师傅刚好从通天镜里看到尸首一片旁站着浑身沾血的七魔,无由大怒,随后震碎七位法号,告知七魔再无佛缘。」

地公侯笑着摇了摇头道「若是那一战并无差错,那这时您便要叫艳祖上一声孽上缘菩萨了。」

只怪有孽无缘,成不了菩萨,坐不了莲花。

世生低头想了好久,半响抬头望去刚刚与艳焚生饮酒的方向道到「谢谢地公侯了,您回去吧。」

转身刚要上山,地公侯却突然道到「请恕老奴多嘴,大子最好还是不要与艳焚生有过多的瓜葛,她当年未能如愿皈依,现今定是记恨着仙家,若是。。。」

世生微微侧过头道到「地公侯,我知道。」

听到这话,地公侯欲言又止,踌躇半天后双手持笏板齐眉,深深的行了个礼道到「娘安地公侯,恭送大子。」

大殿。

世生端着茶杯呆呆地发愣,杯中茶叶飘在浮头上又慢慢沉下,仍是一口没动,待世生回过神后,想喝口水润润嗓子,茶水刚送到嘴边,门就被段北公大力的推开了。

受了一惊的世生转头看去,见段北公喘着粗气道到「师父,他,他要我们到六,六契,去见一户人家。」

「原为何故?」世生放下茶杯走到段北公面前道到。

「不知,只是大概了解那户人家为唐姓,老爷是御前大将军,其他的要等去了才知道。」

六契唐府。

唐府气氛沉稳冷冽,无人喧哗,连下人走路时都弯腰低头,碎步急走,整座府邸给人一种压抑冷淡的感觉。

再往里走入后庭,便看到庭中一名气宇不凡的男子手持长戟正在拭汗,

这时,世生身旁引路的下人上前两步弯腰道到「老爷,窃遗山的仙家子弟来了。」

见那名男子摆了摆手,那下人转过身伸出手做出「请」的动作道到「请二位到茶室稍坐,我家老爷随后就到。」

二人相视后,便渡步到了庭侧的茶室。

茶室多奇花异草,怪石檀香,二人品茗闻香,倒舒心不少,不出一会儿,唐将军换了身衣服开门进来了。

进来时,二人站起身却见唐将军驻足在门口,直直的望着正对面的一幅美人图。

世生也随着将军的目光看去,方才没有注意到,这画上的女子美的不可方物,真不知是女子美的脱俗,还是画师有心。

「我今日贸然请二位前来,就是跟这画中的女子有关系。」将军缓缓开口,却没有半点要过来的意思。

「这女子是何人?」段北公走了过去,也一同望着墙上的画。

「一位故人」一句话,便没了下文。

「将军,不如我们坐下详谈,这样站着也累。」世生道到。

将军看着画上的女子,深深叹了口气,便和段北公一同入坐了。

「这画上的女子,是我内人,当年刚认识她时,我还只是军中一名小兵,她却是城中有名商贾的大家闺秀。」将军喝了口茶又接着道到「因一次胡人的突袭,我们才得以相识。」

「相识后我为了赢得她家父的认可,日复一日的努力着,只是希望有朝一日我们可以成为门当户对的一对,」

「没想到将军与夫人还有这么一段渊源。」世生望着画中美人道到。

「后来的三年时间中,我因场场皆胜,而被重用,最后一场攻下渴辜,我算是立了大功,直接被封了御前将军。」

段北公把玩着手中的茶杯道到「那唐将军今日请我俩来,是为了何事?」


唐将军看了看段北公,微微张嘴却又紧蹙眉头,然后低下头一口一口的喝着茶。

就在段北公等不下去的时候,唐将军开口道到「我与夫人成婚不久后,有一次我因行军整整三月未归家,待到归家后,有下人说夫人慢慢变得很奇怪,开始我还曾因为这事处罚过几个人,后来说的人多了,我便也开始留意起来,想想也是过了好几年才注意到。」

「那唐夫人有何奇怪的举动吗?」世生不解的道到。

「有。」唐将军神色凝重的道到「有一天我发现夫人她在吞小石子,估摸着有十几颗,不一会儿就吞下去了。」

「吞石子?夫人还有这种喜好?」段北公不解道。

「当然不是」唐将军反驳道,「我今日请你们来,是想让你们看看这府邸,是不是有什么鬼祟在作怪。」

世生静静的听着,然后抬头对唐将军道到「恐怕,这不是鬼祟。」

「姑娘何出此言?」唐将军微微蹙眉道到。

世生笑了笑,瞥了一眼美人图后道到「在这之前,我想先听听您当年行军三个月时的故事。」

唐将军看了看对面的两位仙家子弟,又想起自己最爱的夫人,微微叹了口气道到「可以是可以,但是等我讲完,你们可一定要帮我治好夫人。」

「可以,我答应你。」段北公道。

踌躇半天,世生和段北公才听到将军缓缓讲出。

十年前。

年轻气盛的唐敬入唐将军接御旨,要活禽叛国者王生懿。

「众将士听令!今派三十万勇将北攻六契,活禽叛国重犯王生懿!」

唐敬入一个纵身跃上了马道到「此次事关重大,完全关乎到我鸠国在别国的声誉与先帝拼死打下的半壁江山。」

一番话罢,他又慢慢的走在将士们的面前,沉沉的说到「在此我唐某人誓事,如若此去未能顺利擒拿重犯,我将自免将军之位。」

斩钉截铁,眉宇间透着生气,但终是有免不了的质疑。

小将士们开始低声议论「王生懿是什么人,怎得让将军如此之看重?」  「王生懿?这在南街城倒是有一位跟他同名,但不知是否是同一人。」  「我知道那个,不过是个慢性子的穷书生,酸气的很,绝不可能是同一人。。。」

唐敬入凛冽的目光缓缓的扫视了泱泱勇将,随后道到「家有妻儿老小的众位,国难当头,所以不得不调兵征战,此去如有不测,孤儿寡母在这乱世中,可是长久不了。」

意思却倒也明白,望诸君活着回来。

突然无话,这场上曾杀敌无数的三十万男儿,竟此哑然了对亲信的应诺。

「众将士听令!」  

「有!」  

唐敬入闭上眼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道到「北攻六契!活禽生懿」    

「杀!」

马蹄踏碎那愤世的红尘,化成谁玉面上浅施的胭脂,它醉了谁的兵,又柔了谁的情。

只是谁料一向料事如神的唐将军这次失算,本以为三万精将怎样也能将王生懿带回来,却不曾想对方也兵马充足,专门为了打仗做了准备。

唐敬入每回想起,都觉得那一仗真的很悬,悬到他差点就交待在战场里,回不了家了。。。

「将军,这是送书信的孩子。」唐敬入胡乱的抹了把脸上的汗,粗粗的倒了几口气定睛看了看眼前的孩子,脏脏的小脸上不乏斑驳着血迹,小心翼翼的望着他。

「孩子,这个你拿好。」说着唐敬入从怀里拿出了一张卷起来的纸。「这个东西你一定要亲手交给玖王。」

苦战几日,又是行军又是打仗,嗓音难免会嘶哑,听起来倒是很像秋月的枯叶在风中猛地碎裂。

双手接过了信纸,孩子郑重放在怀中,反身跨上了马,「末将领命!」说罢抱了拳,横眉一立呵了声马,就跑远了。

唐敬入这才安了心,知道这孩子曾在几次大厮杀中平安的将信送到君王手中。

气息还没平稳,就听远方马蹄乱踏,凌乱的让人心烦。

「将军!将军!」唐敬入刚抬眼就见到来者匆匆跑来,甚至几番踉跄险些栽倒。

「何事?」

居马之上,长锋后斜,墨眸不惊,他当是应平静,倘若他也失措,那手下三万兵马,又会如何惊慌堕落。

「西面突涌数万叛兵,我军,我军人矣不多,还有,将军…」来者气息急喘,沙哑的声音略微有些刺耳,生咽了几次口水后,又赶忙道到「那送信的孩子定是还没走出去。」

唐敬入眉头若有若无的跳了几下,慢慢的应到「集合人马。」

这头送信的孩子李池,正在快马加鞭的赶路,丝毫不敢怠慢,汗顺着头发浸到了眼里,刺痛了眼底的猩红。

「吁——!」但凡事送信的人,在某些方面上都会很敏感,李池也是,他猛地叫停了马,粗粗的喘着气,闭上眼静静的听着除风外的丝丝杂音。

是马蹄的声音,只是太过于凌乱了。

突然觉得势头有些不太对劲,他睁开眼睛想了想,霎时,就双腿一用劲加紧了马肚子,大喝了一声,麻利的向旁边掉了个头,玩命的跑着。

叛军这就来了。


TBC.





文/ 赤豆老佛爷


图 / 伊吹鸡腿子


前文请看:

古风原创:世生娘安

古风原创:世生娘安(二)


喜欢我们的文章欢迎关注我们哦~


Copyright © 上海原创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