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原创】《剑阁旧梦(剧情版)》—菜小宝丶

古风圈网站2022-06-21 15:12:55

后期/母带:圣雨轻纱/Mr曾经

二胡:弹棉花的GG

策划/文案:九言/天天

CV:张凯枫/卓君武--张杰 陆南亭--王凯 幼年张凯枫--乔诗语



文案:他是幽都叱咤风云的魔君,挥袖荡乾坤,站在白骨堆砌的权利与荣耀巅峰,淡看天地沉浮。

他也曾是弈剑听雨阁的小弟子,在师傅和师兄的陪伴下,学会剑法,学着长大。

那时,他最初的愿望,不过是做一名仗剑江湖的弈剑弟子,倚楼听风雨,快意泯恩仇。

那时如他亲人一般的弈剑门人们,唤他凯枫。


凯枫是孤儿,自襁褓时被弈剑听雨阁收养。弈剑掌门卓君武收他为徒,他幼时最亲近的人,就是大师兄陆南亭。

弈剑修身乘风去,斩妖除魔天地间。

弈剑听雨阁中,翠微楼苍苍翠竹下,小小的孩童手执长剑,随着师兄一起挥舞。阳光从叶隙间洒落,那是记忆中最美好,最安宁的时光。

师兄陆南亭说,他长大后一定可以成为一个出色的弈剑弟子,以手中之剑,荡尽人间不平事。

他以为,弈剑听雨阁就是他的家,人们口中所说的,最温暖的家。

直到他身上泻出魔气,直到他梦见北溟魔族,羯。

羯恭敬而虔诚的跪在他面前,说,他是北溟最强大的魔侯的孙儿,是尊贵的魔君。但小小的凯枫只想留在弈剑听雨阁,做弈剑弟子。

即便被门人畏惧猜忌,被人叫做小妖怪,他也只是弈剑听雨阁的凯枫,这里是他的家。他相信,自己会像大师兄陆南亭所说,成为弈剑听雨阁的骄傲!

陆南亭为他身上的魔气而焦虑,带着他下山避开流言,欲独自寻找他身上魔气的根源。半路被羯阻止,得知凯枫是北溟魔君,也许未来,会给天下带来可怕的灾难。

挂在悬崖边缘的凯枫抬头望着拉住自己的陆南亭。师兄的手心依旧那么温暖宽厚,就像每一次他孤单伤心时,有这双手,就什么都不再害怕。

可是,这双手,缓缓地,决然地放开了他。

凯枫坠下悬崖的那一刻,身后是无边无际令人恐惧的黑暗。他望着陆南亭的背影,师兄没有回头看他。弈剑听雨阁熟悉的天空变得模糊一片,他伸出手,却什么都没能握住。


凯枫落入崖底后,流落到盗匪张宪中的寨中。在最危急的时刻,羯救了他,表明他北溟魔君的身份。张宪中说,世人诽谤我讥讽我,一棍子打死便是,你以后,就跟我姓张,叫张凯枫。

后来,张凯枫与羯流落到北溟,困在一方魔侯的斗兽场中。十几年的浴血厮杀,张凯枫与羯赢得了活下去的机会。加入魔侯的军队中,攻打凡人生活的大荒。

张凯枫足智多谋,在军中赢得了极高的声誉。一次,军中来报,北溟魔族领地中出现了弈剑门人的身影,是他的师兄陆南亭和未婚妻江惜月。

张凯枫赶到时,陆南亭已抛下江惜月独自逃脱。张凯枫不忍江惜月受尽凌辱,帮她解脱。

这个以前最疼爱张凯枫的师姐,倒在他怀里,微笑着对他说:凯枫,回弈剑听雨阁,南亭,他很想念你。

弈剑听雨阁,那里是不是依然翠竹青葱,阳光,是不是仍和记忆中一样温暖?

张凯枫将江惜月安葬。羯让他放弃弈剑听雨阁,张凯枫不肯,两人第一次大吵。张凯枫因为心中尚存人性,被魔侯贬为副将,羯任主将。


张凯枫以为,他还有希望能够回去。

当弈剑弟子设下埋伏,剑阵铺天盖地向他袭来时,羯扑上去将他护在怀中。万柄重剑穿透了羯的脊梁,羯望着他,眼神依旧那么诚挚恭敬。血色染红了张凯枫的视野,羯在他面前,缓缓闭上了眼睛。

从此以后,再也没有人会对他唠叨,再也没有人会虔诚地跪在他身前唤他魔君。多少年的并肩而战,多少年的不离不弃。羯是他唯一的亲人,是他在这个冰冷的世界里,残留的最后一份温暖。

弈剑听雨阁!弈剑听雨阁!!!

。他的心变得更冷,更坚硬。他将自己的人性封存在心底最深处,踏着累累白骨,踏着无数弈剑弟子的尸体,站在了北溟的顶峰。

北溟之主幽都王问他想要什么赏赐,张凯枫说,我要成为幽都魔君。

曾经,他只是一个人的魔君,现在,他要让所有人都知道,他是整个天下的幽都魔君!


南海幽深的海底,伽蓝神的轮回塔中,张凯枫再次看见了他埋在心底的过往。睁开眼,轮回塔将他的心魔投射出幻影。张凯枫看见了大师兄陆南亭,沉静地站在他面前凝望着他。

“陆南亭!”张凯枫以剑指着陆南亭:“十八年前君何愧?”

十八年前他放开他的手,将那时仍旧稚嫩的孩童,和对师兄的信任和敬爱,一起丢向崖底。

“我有何愧?”陆南亭依旧平静:“如果说我还有什么后悔,那就是当时没补上一剑,让你存活至今。导致苍生不宁,生灵涂炭!”

“陆南亭!!!!”张凯枫嘶吼着挥剑袭向他。

他是那么尊敬他,是那么深爱着弈剑听雨阁。

他只想做弈剑听雨阁的弟子,只想成为他们的骄傲。他有什么错!为什么抛弃他?为什么丢下他孤单一个人!

陆南亭和弈剑掌门卓君武将张凯枫打下悬崖。相似的情景,一样的绝望。张凯枫浑身缠绕着戾气和魔气,从崖下跃上来,一剑刺向他们的胸膛。

他终于杀了曾经最敬爱的两个人,终于亲手抹杀了自己最后一点软弱,最后一丝奢望。

“哈哈哈,陆南亭,陆南亭……”


“弈剑修身乘风去,斩妖除魔天地间。”

“你会成为弈剑听雨阁的骄傲!”

“凯枫,南亭,他很想念你……”

……


这世上,他还有什么人可以相信……还有哪里,可以给他一点希望……



歌词:幼年张凯枫:弈剑修身乘风去,斩妖除魔天地间。

卓君武:凯枫,未来的你,一定能成为比我更出色更勇敢的大侠,仗剑江湖,斩妖除魔,有知己作陪,红颜相伴。

陆南亭:放心吧,未来的凯枫,一定能成为逍遥江湖的大侠,成为弈剑听雨阁的骄傲。


月色隐山河 曾是梦中旧楼阁

逍遥过 翠微风荷 剑断苦厄

若生而 命途萧瑟 若此生 不知喜乐

可记得 南亭夜色 冷风彻


等寒锋刃渐薄 凯而歌 等火枫色斑驳 旧轮廓

惊鸿翩若 或千秋梦过 繁华又如何付之笔墨

剑垂星野辽阔 故人默 菩提下业火 婆娑

心念若已成魔 似修罗 往何处求得 解脱


张凯枫:陆师兄,真是久别重逢,别来无恙?

陆南亭:多谢幽都魔君挂心,魔君早已被逐出弈剑听雨阁门墙,这师兄一称,在下担待不起。

张凯枫:(无名火起,此处有剑出鞘的声音)陆南亭,十八年前——君何愧!(更激烈)十八年前——君何愧


红尘一张网 绘他年少旧模样

只怅望 一世匆忙 天地荒凉

若生而 七苦成殇 若此生 恨也难忘

何处往 只影成双 两茫茫


等故颜已沧桑 翠微黄 等回忆渐苍凉 孤城上

箜篌奏响 是何人归乡 只留他一个人世彷徨

伽蓝旧梦一场 剑染霜 笑尽这一生痴妄

问君十八年伤 贪嗔狂 终将他孤独遗忘


谁将青衫薄凉 焚业障 谁把经年埋葬 苦无疆

繁华尽没 叹死生契阔 如何忍将他封存史说

独坐天下之巅 风云幻 终不过弦断 人散

伽蓝旧梦凋残 谁凭栏 听梦中故人 长叹


听一夜秋雨 阑珊


【堕入畜生道时幻象】

幼年张凯枫:好黑啊,有人吗……师父,陆师兄,江师姐……你们在哪里?

小捣蛋鬼萧逸云,你在哪里?你们都出来啊,好黑,我有点害怕……



歌曲链接:http://5sing.kugou.com/yc/2704902.html

Copyright © 上海原创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