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感】彼岸花开,满地忧伤③(古风原创)

大学之大2022-07-10 12:03:36

“只留一人,可是华儿与有缘人只能活一人?”当天君把此事告知玉婉时,玉婉的心充满了悲凉。


“婉儿,不要多想,儿孙自有儿孙福,神秘男子虽这样说,却也不一定成真,如今最为重要的是要清楚国花为何而枯萎,毕竟国花一事关乎我国的兴亡啊。”天君搂过爱妻,安慰道。



“好,听你的。怎么这么多天没见佑儿那个捣蛋孩子了?”玉婉话锋一转,问起了天佑。


“他去边疆了。”

“边疆?是因为国花一事吗?”

“是啊,恍然间才发现佑儿虽捣蛋,可是也懂事了不少啊!”

“他们会平安的。”

玉婉轻轻的望着远方,只希望她的祝福上天可以听到,保佑她的孩子平平安安。


她是一国之后,虽说是心怀天下之母,可她更是一个简简单单的母亲,她更希望自己的孩子幸福平安,这不是什么自私,这只是血浓于水的感情。若一个人连血浓于水的感情都能够抛弃,又何必再假惺惺说句:我是心怀天下之人。

话说天华追查国花一事,虽没有什么进展,可是却遇见了一个独特的女子。

那名女子不爱说话,可却甚是粘天华,几乎是天华出现的任何地方,都会伴随她的身影。

而她的出现的方式也很为奇特,竟是在一夜之间,出现在他的床前。


那夜天华奔波甚是疲惫,寻到客栈后,便早早休息了,第二日一早醒来便发现一女子趴在他的床前,虽说是震惊不小,但也只是一个愣神间便平复了心境。

他盯了她许久,发现她并未有什么不对之处,而且也还在熟睡之中。

他小心翼翼的打开房门,询问暗卫后得知并未有任何人进入他的房间。

他示意暗卫离开,后关上房门,回头看着那名还在他床前熟睡的女子,不仅疑惑开来:究竟她是如何躲得过暗卫出现在我房中?

“你醒了?”他站在门边,望着刚刚醒来的她。

“我终于寻到你了。”……为什么我不能说话?我这是怎么了?

“姑娘?你怎么不说话?可是有什么难言之隐?”许久都不见她回答,他以为她是有什么不能说的秘密。

她这时也发现了自己不能说话,虽然难过了一时,可是想到自己终是寻到他,也算是自己最幸福的一件事吧!


半响之后,他就见她摇了摇头。

“姑娘可是不能说话?”

她点了点头。

“能够寻到你,能不能说话对我来说没什么关系。” 她想告诉他,想与他说话,可是他却听不到……

“姑娘可有名字?”

她想了想后摇了摇头。

他又接着说道:“姑娘一身红衣上缀有玉珠,甚是好看,便叫你玉珠可好?”

她点了点头,“只要是你给的名字我都喜欢。”

后来,他便把她带在了身边,平时与她说话时,他都会习惯性的看着她,看到她点头或者摇头,或者再是一双柔情似水的眼睛盯着自己。

她是个来历不明的女子,没有任何背景,像是凭空出现的,可不知为何他却深信她不会伤害自己。

一次偶然,他不小心抱了她,他以为她会因此而受伤或者丧命,他守了她一夜,发现她没有任何事。

那一刻,他高兴的发狂。


他以前知道不愿赶她离开,是因为怜惜,可如今,他不知自己是不是还是对她有种怜惜之感,可是他第一次动了想要娶一个女子的念头。

“玉珠,你随我回京都可好?”

她点头。

“玉珠,我娶你可好?”

她点头。

“玉珠,这辈子我只娶你一人,定不负你。”

她点头,笑了笑。

“这一生,若能与你白头,没有来生又如何。”
……


一月之后,他带她回了京都。

可他不知这一回京都竟是什么都变了……

京都依旧繁华如初,他们郎才女貌,引来众人唏嘘不已,百姓人又有何人不识天国太子?不能靠近,不能接近,轻者失忆,重者死亡。



只是这次太子身边多了一名宛若天仙的女子,女子挽着太子的手,两人甚是亲密。很快,这件事便传入了宫中。

“你说什么?太子带回来一女子?两人大庭广众之下甚是亲密?”皇帝天君此时正在皇后的玉清殿陪皇后用膳,听到这话,不禁大吃一惊,声音不免有些高了。

“你这是什么表情?”皇后玉婉看到皇帝天君如此大声,以为他不喜,说话声就隐含了责备之意。

“不是,婉儿,不是你想的那样。”皇帝天君急忙放学碗筷,疾步走到玉婉身边,两手抚摸她的肩膀软声说道。

“那你什么意思?”玉婉眉头一挑,甚是在意刚刚天君刚才的表情。

“我很为华儿开心。”

“真的?”

“能不是真的嘛!我天君此生只有你一妻,不,生生世世都只有你一妻。”

玉婉望着眼前的男子,她知道他的心,他的情,她只是想要逗逗他,没想到他一代君王竟可以对自己许下如此诺言,她还能有什么不满足?

金碧辉煌的宫殿,比不过两人相偎相依的深情,真真是折煞旁人。

“皇上好爱皇后,好羡慕。”

“是啊,若皇上也能如此对我该有多好,死也甘心。”

“别做梦了,皇上乃是人中龙,皇后乃是人中凤,我们做丫鬟的就要恪守本分,不该想的不要想。”

“嬷嬷教训的是,我也只是说说而已。”

……

入夜渐微凉,他乡似故乡。

“沙华,你可知我已寻了你两世,我们之间都是不得善终,我怕,这一世亦是如此,你可知我爱你……从未变过……”

玉珠一身大红衣衫坐立墙头,像极了国花开放的模样,她遥望茫茫天边,今夕何夕,愿今世可以得偿所愿,可她不知一切早已注定……

“玉珠,你怎坐这么高,摔着可不好,快下来。”

“沙华。”

“你别乱动我上去接你。”

“好。”

她巧笑嫣兮,甚是动人,凉凉夜色,遮不住她的芳华。他心头一动,就这样没有接她下来,却不自主的吻上了她的唇。

……

“我,我不是故意的,我……”

当他发现自己的荒唐之举时,不由得惊慌失措起来,怕她觉得自己轻浮,不再理他。

她看着他如孩童般的怕她生气,没有任何生气,还很是开心,她笑了,然后抱着他,趴在她的肩窝。

“沙华,你可知前世的你从未碰过我,甚至还……”她不敢想下去,那是她的噩梦,她怕自己控制不住心神便会走火入魔,伤害了他。


“两天后,天佑就要回来了,到时宫中会举办家宴,我带你去见我父皇与母后。”

她急忙推开他,使劲摇头,“我不去。”表情开始惊慌起来。

他看见她的嘴张了张,大概是想要说些什么,他看她如此惊恐的模样,心想自己是不是吓到她了?他甚是心疼,又重新把她搂入怀中,低声说道:“玉珠别怕,我的父皇与母后很好相处,他们一定会喜欢你的。”

她没有在反抗,拿起他宽大的手掌,一笔一划的写道:“真的吗?”

“真的,骗你我是一头猪。”

他举起手来,做了一个猪的动作,霎时她便又笑了。

他第一次发现她有怕的时候。

而她第一次发现他有如此可爱的时候。


文/夙雅

编辑:月辉


大学之大 ┃ 这里的舞台很大,但主角只有你

关注“大学之大”微信平台

请扫描下方二维码

Copyright © 上海原创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