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原创:世生娘安

oo有妹oo2022-06-28 12:12:01



世生娘安

 by 赤豆老佛爷




世间有道言大普天下之人,焚恶为阴,生善为阳故,众鬼惧万佛,阴者妒苍生,若是这天下再无善者,那便是抬首屈指皆枯木,百鬼难挡生无物。


所幸天不绝良者,留贤人百余听命江湖,共候一位集上古精华所孕的自然子。


苍生生乱世,乱世生世生。


 这便是了。


 



段北公就是这么告诉世生她的来历的。


其实这说来也是巧,当年一心修仙的段北公在去窃遗山的路上时,偶然听到了孩子的笑声,出于一路来实属无聊便闻声打马走进一瞧,一棵老槐树下不远处聚集的人群,里三层外三层却无人再向老槐树走一步,段北公疑惑不以,明明就听到婴孩的笑声,怎么竟是一些村野山人,却不见孩子?


勒马纵身,慢慢的走过去,看到树下一襁褓内,躺着一个很灵气的孩子,此时正看着他咯咯的笑着。


这孩子像是一块未经雕琢混成天然的美玉,温润无双却充满了凡人不可触及的灵气,直逼天庭。


 就在段北公想再上前一步看个仔细时,却猛地被人拽住了手腕,也不知那人使了多大力气,段北公顿时明显的感觉到的不止手腕隐隐作痛,就连胳膊也被狠狠的抻着了。


回头顺着手看去,是一位老者。老者眉白发黑身材矮小,瞳孔也小的出奇,此时正蹙着眉狠狠的瞪着他,看起来非常凶狠。


「你拽我做什么,还不快放开,我的胳膊被你抻到了。」段北公也不顾平时师傅教的礼节,狠狠的瞪了回去,因为他感觉到对方的手明显在一点点的缩紧。


「你不能过去,这孩子是无诃子,注定要被处死的。」老者开口,声音低沉的让人听起来很压抑,仿佛置身于深井中,时间长了让人喘不过气。


「对啊可不能过去,你是外面的人不知道,我们这村子女人没几个,能剩下来的不是古稀就是耄耋,这孩子昨天看还没有,今天全胳膊全尾的就在这老槐树下,不哭不闹的还会笑,确实邪门啊。」老者身旁的男子道到。


「无诃子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要处死这孩子。」段北公不解的问向老者。


「你?就算知道了也没什么用,子廿,走,回去了。」老者转过身,在刚刚那名男子的搀扶下慢慢的走了,老者一走,人群就散了,没有人再理会段北公,不一会刚刚水泄不通的小院子就只剩一脸不解的段北公。


 揉了揉还在疼的手腕,段北公走到女婴跟前蹲了下来,细看之下这女婴双目下眼睑处各生有一颗小小的朱砂痣,非常对称。


 女婴看见段北公,便又笑了起来,绕是飘荡江湖多年看淡生死的段北公此时也有些于心不忍,伸出手摸了摸女婴的小脸,叹了口气。


「论起世间万物中,分有五种孩子。」


 突然被吓了一跳,段北公闻声看去,一位老婆婆慢慢的像他走来,老婆婆双目白瞳,段北公起身问到「您刚刚这话是什么意思。」


 老婆婆笑着摇了摇头道到「这凡人生的孩子分先恶子和先善子两种,贤、神、仙者生的孩子叫别尘子,还有另外两种就不再是人孕出来的。」


 「那这孩子。。。」


「一个是地鬼无常孕出来的,叫无诃子,这种孩子不见则已,若见之将天下大兵,所在国将烽火不断却兵败连年,若是平定天下后,又将大灾,灾年时无常来收的人,是谁都留不住的,所以这种孩子必定要处死。」


 段北公听得指尖发凉,回头看向女婴,女婴已经不笑了,正在牢牢的盯着段北公,眼睛也不眨一下。


「最后一种,也是最难见到的一种,叫自然子,这种孩子本是无魂,却因积聚上古精华才得孕出一子,此子生后便有百余贤人暗中听命,稀中之宝,实属难见。」


 「那您看这孩子,她……」段北公心脏突突跳的很快,呼吸也变得急促,谁知对面老婆婆低低的笑了几声道到「我一个老婆子早些年老眼昏花,现如今已然是看不见了,怎么辨别?」


 听到这话,段北公转过身蹲下抱起女婴,「只是……」待段北公转过身去看老婆婆时,她已经慢步走出院子「前几年天下各处烽火整整三月未断,后待各国君王平定国乱后,又闹了百年难遇的旱灾,这应该是无诃子做的孽了。」


「无诃子每隔三百年来人世一遭,这样来想必这槐树下的孩子……」


便可能是那上古千年的自然子。










回过神,段北公看着对面已然长成大人模样的世生,不由得多了几分感慨,明明他当年怕她会被人处死,好心把她抱会道馆,那时还是个人畜无害的婴儿,现如今……


「北公,我听旁人说,窃遗又东二百里左右,有一座别风山,上山修有七重魔,这七魔当年为了修佛可是煞费苦心,结果因为咱们仙家不巧被封了轮回,绝对不是善茬,实属不可藐视。」世生把玩着手中的簪子,等着段北公的回应。


「他们别风山与咱们现在是八竿子打不着的关系,井水不犯河水的就不用在想着他们了。」北公喝了口茶又道到「你呀,现在就老老实实的把门规抄完,我昨天下山时看到山中的春笋已经冒出头了,哎,等你把这些都抄完,我就带你去吃笋。」


 段北公越说越开心,越说声越大,完全没有注意到已经站在身后的师父。


「咳。」世生拿起笔,悄悄的提醒着北公。


「诶?怎么咳嗽啦,是不是晚上睡觉又不老实?没事没事,我记得鹊老在庭中种的枇杷也快该熟了,到时候我给你……」


  「咳!」


「哎呀真是的,怎么说着说着还严重了,等着,我去再给你重新沏壶茶。」段北公抱着茶壶刚一起身,就看见世生微微蹙眉,眯着眼睛不着痕迹的摇了摇头,还未懂是怎么回事,身后就响起师父的声音。


「我说去年你师娘想吃笋,我和弟子们怎么找了半天才寻得小半筐,合着是你给偷挖了去……」


「师父!」段北公转过身收起笑脸,认真的道「当时不是弟子贪吃,不知师父可还记得去年初时,我一人抵挡魔界众将五天五夜,,绵延二百里开外,一仗胜后归家,却发现除了笋就没有别东西的可以吃,难不成,我会去偷师父专门种给师娘的枇杷吗?」


 看着一脸刚毅的段北公,师父想说什么,张了张嘴却终是没有说出口,拍了拍他的肩道到「那一战,确实是辛苦你了。」段北公低下头轻轻的摇了摇。


「这是为师不对,往后这山中的笋……嗯?」


发现手掌下的肩膀,正在小幅度的抖动着,再仔细看一眼对面的人,发现不仅段北公在憋笑,就连他身后的世生也在偷偷的笑。


鹊老大略回想了一下当时,当时与魔怪大战五天五夜是真的,,但……人却不是面前这个段北公啊!而是与他同门的师兄赵迭啊!


「好小子!长大了学会骗师父了!为师还没老到记不清东西!你把茶壶放下!去和世生一起抄门规!」


「师父,我啊近些日子老毛病又犯了,手指疼,疼得厉害,真的,您别这么看着我,我这手指真,疼得钻心。」段北公抱着茶壶一边和师父瞎扯,一边慢慢的挪到门口,满脸堆笑的道到「这门规就先欠着,先欠着,往后好留着一起抄。」随后一转身,跑出去了。


「唉,你说这小子,哪有一点仙门世家的样子,性子跟我完全不一样啊,也不知道他上哪里学的这些……」


「师父,喏,这三十五遍门规已经抄好了,您看看。」鹊老看着娟秀的字体,抬头刚想张嘴夸夸世生懂事,就看见世生和刚刚段北公同样的姿势,一边慢慢蹭向门口,一边说到「段师兄还在外面等着我,咳,那我就和师兄先去替您看看后山的竹林长的怎么样了。」


听闻,鹊老瞪大了双目,眼巴巴的看着世生道「若是长的好,也给你师娘顺几颗回来,你也知道这头茬的笋最嫩了,千万别忘了!」





青山醉败老酒,江湖又藏倦柳。


 此时窃遗山以东二百里外,另一座别风山中,七魔为首的艳焚生侧卧万骨榻上,回想着当年被封死轮回时,所谓的仙家子弟,是怎样一副市井之面。


三百年前,渴辜与娘安两地边界,一边是愿放下屠刀立地成佛的魔怪,一边是修炼千年的仙家子弟,两边互不相让,那时仙家的修行比魔怪要高很多,艳焚生一行人从有成佛一念起,便于杀生再无关联。


 都说仙家百年余后会有上古自然子相助,此为命中注定,但当时,仙家来者已经全都是可以称之为元老的人,面对已经一心归善的魔怪,便更是不顾一屑。


后来鹊老回忆是,也是感觉非常对不起七魔,若不是当年他失手打伤魔界神雀六佛鸟,也不会引得多年不开杀戒的七魔动了法。


谁会想到就那么巧,艳焚生的师父临孽刚好从通天镜中看到满身是血的七魔,不出所料,大怒不已。


封了七魔的轮回路,震碎了已经准备给七魔的法号,从此再无他佛门无缘。


 想到这,艳焚生缓缓睁开眼睛,瞥向当年仙家为了赔罪所送来的癫玉独自道到「若是这债,我还要向你仙家来讨,你可…撑得住?」


TBC.







文/ 赤豆老佛爷


图 / 伊吹鸡腿子




Copyright © 上海原创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