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风原创】相幻诗(第二章)

Lycvivian2022-07-14 11:45:12

第二章

 

        三日后,南凌十万军队从琼州进发,大破大楚四座城池。

        同时东荒十万兵马破关而入,一举拿下大楚三省,抵达邗州与南凌军队会合。

        是日,两国大军在攻盘城,眼看城门将破,大楚突有大批援军抵达。黎远宸亲任主将带领两万军队不知从何处而来瞬间改变局势第二日,又十万军队到达附近,两国联盟只得暂且退避。

        东荒军队由定国大将军李尘继主帅,南凌由烈火将军保金荣与大楚太子黎远岚带领。据传当时战场上大楚士兵高声嘲笑黎远岚,称其作为一个不受待见的无用的太子,没被先皇指定为后主还敢打着复国的旗号投靠南凌芝麻小国。黎远岚大怒,当场宣告十日内必攻下大楚都城,遂再从两国分别调了十万军队。

        三日后,二十万部队抵达,两国军队共三十万人再攻盘城,却中了黎远宸的空城计,城内大楚部队早已先行撤离。当晚,一批八千人的神秘军队突然出现在东荒,这些士兵个个都是精锐,战场上以一当十,轻车熟路的直捣东荒都城。次日,东荒都城告破。

        东荒国主靳昆仑溃逃至慎阳,一纸诏书召回李尘继的军队。

        李尘继欲撤走军队,黎远岚却坚决拒绝,与南凌军队合力阻止东荒军队回国。

李尘继救国心切,遂带领东荒一共十六万军队突破南凌的阻隔,一路东返。东荒南凌两国联盟彻底瓦解。

        眼看军队仅剩十四万人,黎远宸不顾保将军的阻拦,执意从南凌再调十万军队支援复国。此时南凌国中仅剩三万将士守城。

        三日后,黎远岚的军队突遭袭击。南凌调来的十万援军也在行到南岭山脉一处险峻地形时遭遇埋伏,死伤惨重。与此同时,黎远宸带领突然出现的大楚两万精兵,无视南凌布防,一路过关斩将,势不可挡,三日便拿下八座城池。

        至此,这场轰轰烈烈的复国战争彻底结束。

        南凌遭到重创,几年之内再不能成气候。大楚军队士气大涨,收复了被两国军队占领的几座城。黎远宸命令楚黎军退出东荒,东荒也看清形势,以每年五万银两,两百匹绸缎,两百斤玉石珠宝的礼金以示交好,大楚也承诺了回礼。

        新历37年三月十五,明帝黎远宸登基,年号昌平。

        次日,大楚于宫中宴请各国国主。都容国国主风云游、南凌国主陈景良、上津冥文洗、平昭白真、东荒靳昆仑各备厚礼赴宴。此次赴宴,为大楚新主祝贺是一回事,另一件重要的事是见见沉镜宫那位,继位之后还未正式出现的,听说这次也会来。

        沉镜宫先主宫,相幻诗的父亲相敏言,膝下育有四子一女。老大相衍湛善音律,放眼天下,琴艺无人能及。二子相衍天善医术,师从医仙白苑子,随师父云游四海。三子相衍孟善兵法谋术,战场上排兵布阵从未被破。老四相衍善经商,掌管沉镜宫的四间酒楼,五家当铺,以及其他二十家大小铺子。最小的女儿相幻诗善诗文,心思最为细腻沉稳,从小便常于政事上有独特见解。相敏言对这个小女儿宠爱有加,一心培养她做后主。

        离酒宴还有半个时辰各国国主就已到场,心中盼的便是那只闻其名不见其人的相主宫了。

        酒宴快开始时,沉镜宫一行人才终于到达。只见一位二十岁左右的妙龄女子身着一条白色纱裙款款而来。眼如星辰,眉如新月,笑意盈盈,唇红齿白,身上的白衣似乎都漾着彩色的光华。

        细细端详之间,,拱手祝贺大楚新皇登基,命身后的小丫头呈上贺礼。众人才注意到她身后跟着一名浅黄色衣服的随从,大约是个十六七岁的小丫头,长得灵巧活泼,但走路的脚步极轻,得出武艺不凡

        所有宾客坐定,都容国主风云游提出想见见自己尚在宫中的女儿珠云公主,黎远宸便命人去请了珠云公主来。

        珠云公主打扮的好不艳丽,大红的衣裙,满头的金饰,在大殿明亮的灯光下十分刺眼。她向众人一一行了礼,然后极尽妖媚的上前祝贺黎远宸登基,最后才走到自己的父亲旁边。

        风云游向她介绍沉镜宫的相主宫,珠云笑道:“我和相主宫有过一面之缘,不知相主宫是否还记得婵儿?”话到最后语调微升,有些挑衅的意味。

        相幻诗有那么一刻皱了皱眉,后又迅速转为平常之色,笑道:“当然记得。”

        珠云公主倒没再说别的。

        酒席过半,风云游感叹聚在一起的机会太少,几年都不见得有机会再相聚一次。众人听了也深以为然,一同感叹道。

        珠云公主一双大眼睛转了转,嘴角泛起一抹邪恶的笑,开口道:“黎国主还是王爷的时候,蝉儿可听说相主宫是准王妃。现在王爷登基了,想必迎娶相主宫的日子也不远了。大楚国主与沉镜宫的主宫联姻,实是天下的一大幸事。到时可得好好聚一聚。

        众人闻言诧异,纷纷黎远宸和相幻诗。风云游首先起身敬酒,道:“原来二位还有这等姻缘。那真是祝贺两位国主啊!”众人也附和着一起敬酒祝贺。

        黎远宸不置可否,远远的看向相幻诗。相幻诗心想:风云游,这就是你的好女儿?表面上还不动声色的道:“幻诗并不曾是准王妃。”

        听她此言,大殿里响起一片低低的议论声。相幻诗遥遥瞪向珠云公主,见她得意的笑着,一副阴谋得逞的蠢样。

        黎远墨深知其个中原由,赶忙打圆场道:“若是相主宫与二哥有什么误会,一定要弄清楚,将误会解除。”

        黎远宸听了此言,淡淡笑道:“这些事情我二人私下再谈。我们要相聚,自有很多机会,各位国主不必担心。”

        众人这才停止了议论,又开始把酒言欢。珠云公主眼中透着愤怒和恨意,一双凤眼瞪着相幻诗,见她一直不理,后来也就悻悻的作罢了。

 

        酒席结束,各国主都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进门后阿靖摒退了其他下人,悄悄问相幻诗:“姑娘与楚王……”

        “没有关系。”相幻诗的语气中不知道有什么情绪。

        阿靖轻轻叹了一口气,又道:“姑娘,恕阿靖直言,大楚先皇走的突然,事有蹊跷……”

        “阿靖,莫论他国国事。”相幻诗抚摸着桌角的雕刻花纹,虽像是在训斥,但语气十分温柔。

        “是。”阿靖吐了吐舌头,又试探着问,“姑娘可还是放不下当年之事?”

        相幻诗微微低头沉思,似是陷入了某种回忆之中。阿靖看她不说话,也不再,伺候着她睡下了。

 

        第二日午时,相幻诗在房中正准备用午膳。

        “相主宫。”有下人在门外通报“黎国主来了。”

        相幻诗早料到他会来,对着铜镜理了理头发,吩咐下人让黎远宸进门。

        黎远宸穿着金黄色的龙纹长袍,发上的繁琐饰物还未摘下,想来是一下早朝便往这来了。大楚的衣裳最为华丽珍贵,这件龙袍的颜色十分均匀,绣工精细到龙身上的每一个鳞片都毫无瑕疵。龙眼是用特殊的技艺镶嵌上的,透明的黑色宝石看不出一点做工的痕迹,令金龙看起来栩栩如生。但最吸引相幻诗的是他腰间挂着的玉牌,这玉牌颜色青翠,不掺杂质,雕刻的图案看起来温润柔滑,懂行的人只一眼便能看得出绝对是个珍稀的好物件。

        黎远宸跟随着她的目光看了看,道:“这个玉牌是由正北一处极寒的山洞里天然形成的一块暖玉制成的。我那里还有砚台大小的一块,回头让他们送过来。”

        相幻诗收回目光,淡淡摇摇头道:“幻诗不会夺人所爱。”

        黎远宸看着她神态中的疏离,眼神黯了黯,轻唤道,“阿诗。”

        只见相幻诗眼中一动,转而却又化为平静,“黎国主还是叫我相姑娘就好。”

        黎远宸皱了皱眉,微微低下头道“当年我……”

        相幻诗赶忙出言打断他,“我自然知道你有苦衷,不过事情过去那么久了,黎国主也不必耿耿于怀。”

        “这三年你怎么都不肯出宫?”

        “没有什么要紧的事,阿靖他们自然能办好。况且黎国主若是真要找我,我相信也不是没有方法。”

        黎远宸突然抬起头,“阿诗,我……”

        “我自是知道你有苦衷。”相幻诗再次打断他,转过身看向窗外。

        黎远宸摇摇头,也不再纠结于以前之事,转而说道,“前些日子我事情太多,抽不开身。这几日我能得空,带你去街上玩一玩可好?远墨常跟我说些集市上的新鲜玩意儿,有次他说到有一处卖糖葫芦的,味道很是特别,每天都有不少百姓排着队买的。明日我便带你去。

        相幻诗背对着他,淡淡道:“黎国主邀请,幻诗荣幸。”

        “只是,阿诗,”黎远宸目光黯然,“你私下就别再叫我黎国主了,听着生分。能不能……还像以前那样,叫我阿宸?”

        “过去的毕竟已经过去了。若是觉得称黎国主生分了些,幻诗取一个封号,称黎昀可好?”

        黎远宸犹豫片刻,默默答一句好,又说:“珠云的话,你别放心上。我同她并无关系。”

相幻诗没有答话,依旧望向窗外。片刻,她淡淡开口:“我要用午膳了,黎国主无事请回吧。

        黎远宸没再说什么,只得离开了。

        黎远宸走后,阿靖推门进来,只看见相幻诗一个人对着窗外的园子发愣。

        “姑娘,用膳了。”她将托盘放在桌上,摆好碗和筷子,开始布菜。这一套动作都做完了,相幻诗才反应过来,默默走到桌边坐下,也不说话,眼神直直盯着碗里的饭菜。

        “姑娘?”阿靖布好了菜,将碗交到相幻诗手里让她拿着,又把筷子递到她手上。

        “哦,用膳了。”相幻诗方缓过神来,开始细细嚼咽。

        阿靖看着她心不在焉的样子,不由得开口问:“姑娘这是......

        相幻诗眼神闪避,道:“没事。”片刻又小声道:“明日黎远宸邀我逛集市。”

        阿靖听了喜笑颜开,“还好这次出门多带了几套漂亮衣裳。这明天上了街,后天就得去游湖啊,大后天可能就去赛马、狩猎。轻便的衣服阿靖也带了!”

        相幻诗惊讶道:“你什么时候给我带了这么多衣服?”

        阿靖不好意思的挠挠头,“有备无患嘛!来大楚当然要穿的漂漂亮亮的。阿靖明白姑娘并不是在意以前的事,只是面对黎国主还有些别扭罢了。”

        相幻诗没有说话。

        晚春,即将入夏。日光明艳,芬芳竞放。楚宫有孩童在后花园奔跑嬉笑,晴朗的空中飘舞着片片纸鸢,闺阁少女怀春的心事在暖风之中悄然弥漫。春日是崭新的开始。

 

第二日一早,相幻诗刚醒来,睡眼惺忪,就听说黎远宸已经在外等候了。

相幻诗有些紧张,阿靖为她梳洗打扮的时候,她手心总是冒汗。

“阿靖,过会儿出去了,你可要盯紧我。”正梳着头呢,相幻诗突然回头说道。

阿靖笑道:“知道了,我会的。保证姑娘您端庄的形象。”

相幻诗松了口气,转了回去。

“我若是说错话了你可得帮我圆场。”相幻诗回头说道。

阿靖回答,“是是是。我明白的。”

相幻诗转了回去。

“我好像有点紧张......”相幻诗三回头。

阿靖将她的头扶正,说道:“再梳不好头发今儿上午怕是出不去了。黎国主等了一个时辰啦。”

“好。”相幻诗答应着。

“我若是突然想去茅厕就向你挥手帕示意,你就假装将我支走。”相幻诗从铜镜里看向阿靖。

“好......

巳时七刻方出门。对话是这样的:“阿诗,你没用早膳,这会可饿了?”“没。还,还好。”“我们先去用午膳?”“好,好。”“阿诗想吃什么?”“啊......好,都好。”

阿靖跟在身后偷笑。

今日他二人上街都着常服,每人只带一名随从跟着,看起来就像一对刚成婚的小夫妻。男子看向女子的目光十分宠溺,女子较为羞涩。

最后选了一家素净的酒楼,听说本地菜做的味道很正。席间相幻诗一直小口吃菜,细嚼慢咽,但是一口接着一口,黎远宸觉得她确实是饿了。

“阿诗......慢些吃。”黎远宸为她添上茶水。

相幻诗吃了饭便渐渐从早上浑浑噩噩的状态中走了出来,方觉得自己之前的形态不大妥当。

“谢过黎国主。”她端起茶水虚敬了敬黎远宸,然后小口的饮尽了。

“相主宫,请叫我黎昀,或者阿昀,”黎远宸回敬她一杯,“这称呼是阿诗独享的。”

“那我若是叫你小昀子,也是我独享的啊。”相幻诗嚼着一块芹菜,咯吱咯吱的说道。

黎远宸眼中含笑,道:“也行啊,你想叫我什么便叫我什么。昨儿个高兴就称我淳郎,明儿个不高兴就称我黎远宸。本王不在意。”

相幻诗憋闷,没想到那日应付珠云公主的话被他记了去。转而又意识到自己在他身边越来越不恬静娴雅,同他说话更像是回到了小时候的无知莽撞,便更为心堵。阿靖看见主子心堵,想起晨时她交代自己为她圆场,一时间又不知道说什么,情急之下问了句,“少爷明日可想游湖去?”黎远宸好像很满意她提的这个问题,便邀请相幻诗明日去游湖。相幻诗听了更加心堵,阿靖便也开始心堵。黎远宸的随从小新看着二位姑娘心堵,主子却心情大好,不明白其中缘由,便也不觉有些心堵起来。

用过午膳,才开始好好逛集市。相幻诗一向对饰品和脂粉不大感兴趣,基本都是阿靖怎么为她打扮她就什么样,所以一直不大逛街。不过黎远宸兴致极大,看见什么簪子手镯就要给她试一试。相幻诗看他欣喜的样子估摸着这是他第一次逛街,便也什么都随了他去。逛了一个多时辰,阿靖和小新的手里便都提上了五六个袋子。大多是黎远宸给相幻诗买的,大到砚台,小到耳环。

相幻诗刚开始遂着他的心意,想让他尽兴,但没想到他如此盛情,也有些逛得烦了。忽地想起他说的什么糖葫芦,就赶紧跟他提了让他带着去寻。几人一路打听,拐来拐去,终于发现了那家小摊子。摊子不大,但是围着排号的人却很多。

黎远宸领了号,炫耀似的说:“我记得你小时候说最爱吃糖葫芦。”

相幻诗仔仔细细的想了想,大约是小时候父亲从来不给她吃市井上的小吃,但她听别人说吃糖葫芦,一直想吃。于是某次黎远宸问她最喜欢吃什么,她便说是糖葫芦,然后黎远宸差人特意去给她买了一串,她高高兴兴的吃了,但是觉得酸,并不好吃,之后便再也没吃过。

相幻诗回以礼貌一笑以掩盖心中的尴尬。



想好的名字:

壹(橘皮减半)

贰(青桔柠檬)

仍在思索中......


Copyright © 上海原创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