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远不被取代的是“农资零售商”!(经典原创)

农资联盟网2022-07-05 11:35:38

文/中国农资联盟 专栏作者 《农资与市场》记者 刘千里


零售商,某种程度上的农资销售终端。


零售商,最接近最了解农户,除了农户外最接近田间的零售群体。


大户时代到来之初,很多人曾以为农资零售商要被取代了。


很快,他们意识到自己的判断错了。


传统不作为的零售商生存变得愈加困难,


而爱学习,爱创新的零售商则有了更多新生与成长的机会。


“互联网+”搅动了网络并不算畅通的农村,农资电商则搅动了整个农资行业。


行业对零售商的讨论度和关注度一再降低,


但是,在这样一个18亿亩耕地的泱泱农业大国,


“零售商”将永远不会被取代,永远不会消失,


有一批优秀的零售商在踏实地做着他们的农资零售事业……


策划‖编辑部

统筹‖刘千里

执行‖刘千里 杜俊林 朱莉静

智慧支持:王英奇 周运康 龚建明 黄安强 吴志福 李庆华 郑晓廷 陈天云


零售系列:

盐阜植保-周运康:做农资零售连锁,愿再次成“炮灰”

“农药连锁不会成功,但农资连锁会成功,就是因为有那么多失败的经验,我才敢说理直气壮的说,中国农资连锁在不远的将来一定会成功,我愿意再当一次炮灰。”


大家都说周运康是牛人,我认识他是在去年老猫组织的农资人聚会上。聚会上对他的介绍是这样的:“开着凯迪拉克跑市场,做了六年零售,做了六年厂家,现在要回到基层回到老家做连锁,牛逼的人都有不一样的思维,有不一样的洞察力。”


为什么在农资连锁成为肋骨,大家都闭口不谈的时候,来做农资连锁呢?


做直营连锁预示着九死一生,不做心里那个梦,怕自己会后悔,周运康这样说。


在2009年,周运康在中国农资联盟上对未来的农资市场做出这样一个预测:土地流转在2020年左右完成,厂家 销售商 零售商在土地流转中完成洗牌,在此过程中会出现一批由下向上的超级连锁企业。周运康特别强调了农资连锁的由下往上的运作。


周运康说,农药连锁不会成功,而农资连锁一定会成功。农资人销售的最高境界就是“三国演义”,将农药、种子、化肥整合到一起来做。直营店的成本本身就比夫妻店高,还要给员工发工资,那么利润从哪里来?就在于整合,横向的整合,种、药、肥一起卖,这样在农药旺季时就可以卖化肥,也可以利用种子来做促销,员工一年忙四季,有事情做,提高效率;纵向的就是周运康利用对厂家了解的优势,走大采购、订做等多种方法来降低价格,提高利润。


做直营连锁虽然成本会高,产品依然也要低价,周运康拿全球最大的连锁企业沃尔玛举例,员工上百万的沃尔玛的口号就是“天天低价”,而沃尔玛的优势就在于管理和资源整合。


当然,在适当的时候,周运康会主动发起价格战,这是常规方法不是低级方法,如果想做直营连锁就必须与传统渠道有一次你死我活的较量,而价格是导致这种洗牌的方法之一。


在做直营店的过程中,周总也会上马一个小型植保实验室,基本的土壤检测,病虫害监测等等,提升技术,以技术赢信赖。


周运康这样说自己的未来的三年计划。


零售最关键的在于可以复制,周运康说要用三年的时间开两家店,把农资连锁店系统变细节,把方法和细节变成执行力,把每个细节做到非常熟悉,整齐、规整,可以复制,搬到哪里都不会变味。而农资连锁成败关键是怎么打败夫妻店和提高利润(此处省略5000字),让农资渠道发挥真正的作用,不仅仅是农资商品的价格的执行者,而是价格的主宰者。让生产企业发挥生产者的本能,做好产品质量和性能,营销的事情都由零售店来做。


花3年时间能打造一批人才,找到连锁方法,复制零售店,掌控终端。


周运康希望可以通过8年的努力,实现自己的目标和梦想。他的举措和模式其实家人和朋友都不理解,但是都支持他的决定。

我问:你为什么觉得你会成功?

周运康说:“我有野心,我不怕输,我是为了梦想,我成功的几率只有5%,我已经做好了再次当炮灰的准备,但是我坚信我的农资连锁可以成功。”


金串农资—陈天云:成功更多靠勇气、学习与坚持

“我最核心的东西,就是把技术员请到地里,一个客户一个客户做指导,苦恼的是唯独没有地方可以直接学习农资零售连锁的复制。”


“我不愿意说太多,失败了又成了别人眼中的炮灰,至少现在还不能说我所做的。”金串农资的陈天云说。

身为90后的陈天云,现年才24岁,干农资零售已经两年有余了,虽然在周运康大哥的眼里他还稍显稚嫩,还需成长,在猫哥宋俊成的眼里,他却是一个敢想敢干有想法的小伙子,他人本身和他所经营的零售店也有不少值得人学习的地方。

说起陈天云,我觉得他身上更多值得外人学习的是一种勇气和坚持。


两年前,陈天云读大二,选择了退学,他说想做点自己的事情。


退学的第一年,陈天云用最简单常规的方法,在村里贴满自家店名的喷绘,被人撕了以后,就改为喷漆。农资的宣传只

要你稍微动动脑子,不偷懒,就会有回报给你,陈天云说这种宣传做起来特别有成就感,类似的还有厚天王英奇在村里做的毒西瓜喷绘条幅,效果都不错。


在跟着父母学习了基本功一年后,陈天云找来朋友,开始做自己的第一家店。虽然自己心里边没太大把握,但陈天云所报的心态就是“谋事在人,成事在天”,一年之后的结果比想象中要好的多,一个两间房的门面,除开租金、分期广告费以及店员工资,最后净收益达到5万。


这让陈天云有了更多的信心。“我们算是才刚刚开始,不敢说大话,现在每开一家新店,都是选择新的区域,就是在不断尝试与试错,心里还是没底,我们现在还达不到可以直接复制成功模式的程度。”


“赔很多钱”不是陈天云会做的事情,自己干着干着,就发现这条路应该这样走——不一定每个店要做的特别大或发展到何种程度,只要有盈利,就要继续往前走;只要有钱、只要有人,立马就要开新店,先把永济适合开农资店的乡镇全部开满,然后转战运城临猗。


我问,你们最核心的模式是什么?陈说,最核心的模式就是把技术员请到地里,一个客户一个客户做指导,技术员大多是经常给批发商讲课的土专家,讲一次支付几百块钱。没有多少人愿意这样做,吃力而不讨好,但是做零售的陈天云却坚持这样干,把技术放在第一位,用真金白银来操作。


即便如此,这中间依然是很多困难,土专家不好找,给的钱少,也不太乐意。怎么办?


陈天云说,我和他们谈我们年轻人的理想,谈情谊,没钱,我就打感情牌。


另外陈天云也在自己努力学习农技,有个女同事专门跟他们整理一些植保技术的资料。


为了让维护客户的稳定,他们也会做自己的会员卡。充1000送50,充2000送120,充10000送1400等等。会员卡策划了两年,今年开始实施,情况还不错。


他说,他很清楚农资零售现款的操作方式,会让考虑农资赊销的人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而现在,他们什么都不是。

现在的陈天云,正勒紧裤腰带,做连锁经营,正在努力开好他的第四家连锁店,离他计划的六家,还差两家。让他烦恼的是,没有地方可以直接学习农资零售连锁的复制,但是他坚持着,试错着,摸索着。


“我们不愿意说太多话,失败了又是炮灰。”


陈天云说:“等我做起来了,我找你来给我们做专题采访,做不起来,说什么都像吹牛。”


庆丰农药种子经营部-龚建明:朴实经营,凭良心赚钱

“你们用的不好,就对我说,用得好,就对你的朋友说,帮我介绍,农户说一句好,抵得上我们自己说一百句好”。

说起龚建明,大家可能听说的比较少,但说起191农资人鹤影,很多人就认识。没错,鹤影就是横峰县庆丰农药种子经营部的店主龚建明。


小时候父亲和前来购买化肥的人发生争执,在一旁的龚建明看到就跟父亲说了一句仿佛是预言的话:“我长大了,也开农资店,比你这个大,想卖什么,就卖什么。”


农学植保专业出生的龚建明,毕业后成了农业局的一名技术员。下乡时,经常有农户建议他从事农资经营,觉得他有技术优势。


于是,龚建明就成立了自己的农资店,主营农药和种子,至今已有十多年了。开这个农资店,本质上只是养家糊口的工具,所以龚建明虽追逐利润,却从不昧着良心赚钱。


龚建明喜欢推广新品,但是都是基于顾客能够接受和病虫害防治需要,同时,有意识地培育一些别的店不知道的配组产品,以免被人简单地模仿和串货。也喜欢农户之间为其做口碑宣传。他经常对顾客说的一句话就是:“你们用的不好,就对我说,用得好,就对你的朋友说,帮我介绍,农户说一句好,抵得上我们自己说一百句好”。


同行常是冤家,但是龚建明说只有别人害他,他从没有主动去串货砸价。为避免自己的很多方式都被别人简单模仿,他尽力减少单品上量和单品销售,增加品类和解决方案。对于有些村级小店来我这里拿货,龚建明给他们的利润差都不会很大,这样做的目的,都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市场的价格稳定,避免竞争对手恶意串货砸价。


“我更喜欢来我店里的农户都成为我的忠实客户,并积极免费为我宣传,为我带动别人前来购买。”龚建明非常注重与农户的沟通和互动,“我最感到我的店存在的价值是,我可以依赖这个使我的生活质量逐步提升,同时,尽可能地为农户解决问题,而且,相对于别人的解决方案,我的性价比要高。”


不做进口产品,不仅仅是狭隘的爱国心理,是因为进口产品必须到各级经销商那里拿,你的利润其实很低,也就失去了销售动力和竞争力,而且进口产品这种那种的要求你也做不到,市场保护更是奢望,假如你做了,一旦做出名气,你这产品必定满大街都是,你完全就是为他人做嫁衣。


因为销售有限,龚建明一般不做大厂产品,完全不能满足这些大厂要上量的要求,也得不到大厂的优惠政策。他喜欢做小厂的性价比很好的产品,这样就能获得尽可能多的支持和市场保护。


龚建明并没有做大做强的想法,他说他只想把愿意来店购物的顾客服务满意,成为其的口碑。这些年,龚建明真正用于农药经营的本钱每年都不超过三万元,这点资本,想和别人玩价格竞争和赊销,那是以卵击石。


对于当前市场上的什么连锁,什么圈的,龚建明只是观望不会加入,宁为鸡头不为牛尾。


同样,其也不能被别人消灭,除非我不想干这行,因此,以前的什么连锁,现在的什么圈,都只是远远观望,不会加入,他知道有句话叫做宁为鸡头不为牛尾。


至于将来,龚建明说只有顺应时势变化,目前热议的沸沸扬扬的农资电商,他还在观望,不过,电商只是渠道变化。同时,各种未来的变化你也无法掌控,你根本无法预测。不过,他相信,像他这样朴实经营的零售店,自然会有那时的出路。


乐平金色农资—吴志福:一个村级零售店的乡镇扩张

“一个村级零售店就做进附近三个乡镇的市场,打破村级零售店不能扩张的壁垒。相比较来说,他的销售额在全国优秀零售商中并不突出,但其在本地市场的占有率是绝对成功的。”


吴志福的乐平金色农资店是一个村级零售店,鄱阳湖流域水稻产区,他的经营服务围绕水稻展开,他是我在中国农资联盟上认识的朋友,网名叫蜜蜂。


村级和镇级零售店的区别在哪里?镇级零售店是可以辐射周边村落的,而村级的不可以,大多时候村级的客户只能流失,不能辐射。吴志福所在的村庄水稻面积约有四千亩,但却有五家农资店,乐平金色农资是开店起步最晚的一家。

吴志福进入农资行业时,进口农药正洪水猛兽般冲击国内市场,当时村里三家做的比较好的零售店率先投入进口药的怀抱,成功拿到“先正达”“拜耳”“杜邦”等一线品牌,将五分天下形势转为三国演义。如何逆袭,找到一款质量不比进口药差的国产药,成了吴志福的头等大事。


此时经销商正好代理了一家河南企业的一款产品,说绝对不比进口药逊色。于是吴志福就和业务员一起十分认真地在早稻、中稻、晚稻上面做了一年的对比实验,效果非常理想。


药找到了,那么如何把用进口药的农民拉回来用国产药?


大家知道,进口药的利润不高,大家基本上卖的高兴却给外国人打工。而农民多少又有贪小利的思想。吴志福充分利用这两个特点,把国产药的利润拿一部分出来送礼品,而且不吝啬做到他送得起别人送不起,以吸引农民的眼球。那一年他送的是喷雾器,满一定的量就送,这吸引了不少农民客户,开启了农民种田不买喷雾器时代。


第二年,其他店也加入的送喷雾器的行列,吴志福又加大力度送电动喷雾器,并成功夺回部分市场。两年后,农民的喷雾器已经饱和,并且大户越来越多,如何在新形式下抢占先机?吴志福又推出了家电计划,从脱水机电风扇到冰箱彩电,实行等级营销,买的越多送的礼品越大。并且打消大户想便宜的想法,不亏待大户又不得罪小户,那一年我光家电就送出三万多元。也就是在那一年,吴志福成功超越村里的“拜耳”和“杜邦”的总量,和“先正达”平分秋色。


在本村站稳脚跟后,吴志福开始走出去计划。率先去用药水平低的地方开拓新市场,那是其它进口农药功不下来的地方。当他去说一壶水要30元时,农户脑袋摇的拨浪鼓一般。那好吧,那就免费送一壶,坐在田头指导农户打下去(实验品一定要亲自指导并看着用下去,不然他们无所谓用不出效果还说药不好)。


半个月后,成功获取农民的信赖,他在那个只有百户人家的村里销售农药三万多元,一年后吴志福一个村级零售店就做进附近三个乡镇的市场,打破村级零售店不能扩张的壁垒。


相比较来说,吴志福的销售额在全国优秀零售商中并不突出,但他在本地市场的占有率是绝对成功的。


吴志福就是在自己赚钱的同时,更多地返利给农户,而且在营销上不断地创新,在家电计划还在继续的时候,今年他又推出针对大户的旅游计划和年前冬储返利计划,把上游政策灵活引到下游。


除此之外,还将目光投向水稻以外的经济作物上面,大范围的做试验,以求在推广时有数据支撑,力求开拓杀菌剂应用的一片新蓝海。


纵观当下农资市场,土地流转、合作社、超级大户、电商一个个新事物和现行跌撞而来。大时代已经到来,变革已经开始。但未来的路还很远,我们该怎样前进?


吴志福说应该有危机感和紧迫感,但不能迷茫,只要努力和创新,总能开创一片属于自己的新天地。


福玉农资-郑晓廷:“免开尊口,概不赊销”

善良的农民用他们最朴实的方式也在回报我,他把他们所有的亲属和朋友都动员到福玉农资经销处这来买农资——这是我做梦都没想到的收获。


新民市周坨子乡福玉农资经销处成立于2002年,最初的经营场所只是临街的一间不足20平方米的简陋平房。2007年之前一直是艰难的赊销经营方式,后来,经过两年的学习和改革,成功实现现金销售农资。2009年6月,利用几年的积蓄购买了一套面积为300平方米的门市楼。


福玉农资经销处的郑晓廷告诉笔者,他们最骄傲的是就是2009年以后,真正实现了不在赊销经营。在其店里最醒目的地方挂着“免开尊口,概不赊帐”的条幅。


那么是如何实现的呢?


其一,对店重新做了规划:劣质农药、化肥等商品全部下架,经营的种子、化肥、农药,必须保证货真价实。农药都是进口或者国内知名厂家的。比如进口的瑞士先正达、美国杜邦、陶氏益农、德国巴斯夫,国内的如国光、中迅、标正、诺普信等,肥料也都是进口或者国内知名品牌。


其二,熟悉每种作物的生长规律,对每种作物都有一套全程的配方高产管理方案和病虫害防治技术,全程跟踪服务,确保帮助农民增产增收,提高农产品的品质,从而提高农产品的市场价值。


其三,对于成功的管理方案,采取召集农民开现场会和电视台新闻媒体两种方式进行宣传。


其四,特色的与众不同的销售和赊销条件:启动坚决杜决赊销经营,在店里最醒目的地方挂上了“免开尊口,概不赊帐”的条幅,然而对于生活受到重创的困难农民零利润销售,甚至可以打破常规赊销扶持。


生活受到重创的标准是什么标准?譬如,当地去年有一对种植葡萄和玉米的夫妻,年仅7岁的女儿得了白血病,为了给女儿看病一下子欠了二十多万元外债,年轻的夫妻二人一夜之间头发全白了。他们没有钱买化肥种子了,这样的农民郑晓廷是可以赊货的,我也知道我的赊销后果就像飞蛾扑火,风险很大,不过心里已经做好最坏的准备了。


即使他们真的无力偿还,从另外一种意义上说,这样一种损失也可以看做是一种公益性奉献。不过奇迹往往发生在绝境:善良的农民用他们最朴实的方式也在回报我,他把他们所有的亲属和朋友都动员到福玉农资经销处这来买农资——这是我做梦都没想到的收获。这种人性化的销售方式让我的人气直线上升,生意越来越红火,这是任何一种销售方案都无力模仿的。


郑晓廷总结零售店这些年得到农户的认可主要有三方面因素:

1、经营观念特别注重诚信、善良,以德服人;有过硬的专业管理技术和知识,熟悉农药、化肥的使用方法和特征特性,了解所有农作物的生长规律和病虫害防治方法,有良好的售后跟踪服务工作;经营质量最好的农资商品,货真价实,不卖假货。


谈到未来计划,郑晓廷说将来以农资人与合作社两种身份合而归一的方式生存。郑晓廷已经在两年前注册成立了一个玉米种植专业合作社,与119位种地大户联盟合作,全部采用其自己的肥料和技术。而且已经成功流转和托管了近千亩为期六年的土地。计划将来遇到合适的机会再流转或者托管更多的土地。


农业最终的服务终点就是土地,拥有更多的土地使用权,郑晓廷相信自己就有拥有了竞争的资本。


华沃农资-李庆华:专注蔬菜,做全程托管服务

“全力做好瓜果蔬菜的全程解决方案,针对作物不同时期生长需要进行施肥管理,病害预防,长势调节,最终达到高产的基础上总体成本不增加。”


认识李庆华是因为他写了一篇《农资零售十八掌—我的厚天之行》的文章。


2011年底,华沃农资成立,夫妻店经营,主要面对瓜果蔬菜等经济作物,2014年8月成立第二家直营店。


李庆华认为做零售,就必须把产品品质放在第一位,把利润放在第二位,在肥料的选择上尤其精挑细选,到今天,华沃农资店里的复合肥只有两个品牌——住商和天脊。


因为面对的主要是瓜果蔬菜等经济作物,用药上相对要复杂一点,所以李庆华把目光放在了一些进口农药上,赚钱少点不可怕,就怕东西没人买。李庆华在自己的店门口和送货车上写道:经营的不是化肥—是人格,卖的不是农药是良心。”但这并没有让达到李庆华想要的效果。后来他去一线了解情况,发现自己只是在卖产品,却不会看病,一有病害发生,菜农都跑到懂技术会配药的零售店去买药了。


于是,李庆华就决心开始学习蔬菜病虫害的识别和防治技术,带着相机下地,发现病害就拍下来,回家在网上查资料了解或购买书籍学习。并经常在中国农资联盟上发帖,与坛友和一些技术专家老师交流。一年多后,李庆华已经能够从容地应对当地蔬菜病虫害的袭击,店里生意也日渐好起来了。


有了自信心的李庆华,在2013年组织了一场当地种植大户交流会,会上,他生平第一次演说,内容是2013年当地蔬菜病虫害的发生及防治存在的误区及改正的方法。


同时,李庆华非常乐于向优秀的同行学习,2014年12月10日,参加厚天农资组织的农资零售群驭逸营高峰论坛,回头写下了“著名”的《农资零售十八章》,后来又参加了农业技术联盟会议,学习了李继华老师精湛的实战技术。认识到会看病和好肥料还是不能完全解决当前蔬菜生产中的问题,还要学习栽培管理技术。


没有等待,李庆华随即就推出十几个大棚作为华沃农资的首批示范田,给菜农的承诺是:全程指导,高产省心。做起了蔬菜全程托管服务模式。


托管服务模式就是需要菜农从肥料的使用,平时的农事操作,何时浇水用什么类型的肥料,什么时候用药,用什么药都按照华沃农资的思路来进行。每周一次到示范棚里看看,根据长势来决定以后的管理。经过努力和用心,首批示范田一炮打响,所有示范户对比同村同期相同品种长势产量品质都遥遥领先。


谈及未来计划,李庆华告诉笔者,现在和未来要全力做好瓜果蔬菜的全程解决方案,针对作物不同时期生长需要进行施肥管理,病害预防,长势调节,最终达到高产的基础上总体成本不增加,在菜农获得丰收的同时,稳固了自己的客户群体,增加自身经济效益!


从一个农资从业者的角度分析,全程管理,厂家永远做不出一个完整的全程管理方案,目前能做整个全程管理的只有经销商层次,全程管理对于零售商来说,无疑是一个吸金点,因为一次性把整个作物的生长期的用药用肥都配齐了,那么这个客户就牢牢的抓住了,只要产品质量和效果过硬,那么客户的流失率非常低,并且会逐步增加。所以笔者非常看好李庆华的这种模式,虽然刚刚开始推广肯定有一定难度,但是通过李总这两年,客户都逐渐接受了,客户量也稳步提升。


厚天农资—王英奇:十三篇观点,做零售标杆

“我只是把简单的事情重复做!”


“农资必将拥抱电商,不管你信不信!”


把厚天农资-王英奇这位农资零售“大仙”放在最后说,是因为很多业内人对他早已熟知,即便如此,提起农资零售也是无法绕开王英奇和他的厚天农资的。


“我没有什么经验,也谈不上成功,我只是把简单的事情重复做而已。”这是王英奇常说的一句话。


零售工作是非常琐碎的工作,它要求每一个细节的不断改进,每个工作环节的不断修正,每一个配方套餐的不断完善,每一个客户的精致分析,这些都为厚天的发展提供了正方向的能量支持。厚天反复做的工作就是技术服务队员和员工一块下乡,到田间地头去锻炼才能把问题解决到位,亦能把服务落地生根。


不同于其他零售店,王英奇有他自己的想法,他认为现在的零售店应该注重培养店长的个人品牌,零售经营要走农资连锁和夫妻零售店相结合的形式。王英奇说:“零售经营一定不要是机械的工作,不能开成夫妻店,得有店长的烙印,反复把简单的事情做好。”


每年王英奇都会要求自己的厚天要有一两个闪光点,无论是在行业还是在当地,所以厚天农资节、厚天经纪人、厚天满地作物解决方案以及微信平台等都是在这种背景下诞生的。但是王英奇也不止一次强调,之前厚天增加的新东西从来不会做着做着就消失了,会一直坚持去做,比如说,像厚天科技报纸、宣传单的发放等以及从2010年开始实行的会员制,每个会员交费200元,就能享受到厚天的产品价格和技术服务等方面的优惠。


2014年12月,王英奇主导举办了第一届农资零售群驭逸营高峰论坛。聚会后华沃农资整整做了18页笔记来阐述厚天农资成功和值得学习的地方,我这里提炼一下,点到为止。


厚天观点十三篇:

能量篇,农资产品的最终销售者是零售商,农资零售领域应有正能量;


成就篇,在农资行业唯有认真和坚持才能做出成就;一个企业要想发展必须做到良性、可控、盈利,农资零售良性发展必须要做现款,唯有现款才能做到良性;


营销篇,不用创造什么营销模式,仿效很经济很实惠!别人成功地经验拿过来用就行了,但是要快跟着谁干很重要,但是要跟上;


客户篇,忽悠没必要,不要做没有用的销售,要把农户当成学生去教育、关爱和培养;产品篇,时刻提醒自己一定要做精品,营销次品等于自杀;


同行篇,厚天从不评论竞争对手的产品和技术,你可以做风向标,大不要随波逐流;


技术篇,农资不是快消品,没有农技服务的农资零售商,建议你改行或者加盟别的营销体系;


人才篇,不是做大了才可以招人,而是招了人才才能够做大;


学习篇,淡季的时候要到处去游学,多参加行业的展会和会议,要思考怎么样才能做得更好;


渠道篇,只和负责人的厂家合作,不要让你的野心伤害了上游经销商,要做专,做好零售商,整合资源,合作共赢;


电商篇,农资必将拥抱电商,不管你信不信,厚天已经拥抱了田田圈;


坚守篇:行业进入极度躁动期,各个环节都在寻找突破口,那么就更要坚守,做踏踏实实付出的农资人,做小事,做极致!说的再多没有用,只有一个字“干”!


结语

有人说,这是一个农资电商的时代,不谈电商,就落伍了;也有人说,这是一个大户的时代,零售商要被慢慢淘汰了,于是我们关注零售商少了。可是,事实上,那都是一些人在说而已,我们的终端消费者农民不会跟你谈电商,农户的田间管理和作物病虫害在今天更加需要有人来指导,而最接近终端农户的是零售商,是踏踏实实还在下田做服务的零售商。


我想我们应该把更多的关注拉回终端,拉回到那些辛劳的零售商身上。我相信,在中国这个18亿亩耕地的传统农业大国,零售商被取代的话题或许只是一种理论上的可能性,但似乎又永远不会发生。每个时期都会有被淘汰的零售商,那是因为浮躁,因为固守,因为不踏实,因为不努力,因为不下田;而在这个相对浮躁和变革的农资时代,那些踏实进取创新的零售商,反倒会越来越好。


我想,农资零售商永远不会被取代。


中国农资联盟http://www.nongzi100.com

中国农资联盟网定位为成就一个有思想的农业网络媒体,力求在网站上活动的人们能实现交流,交友,交易的功能。已建立起以农资论坛为核心,以农资商城农资人才品牌推广策划培训公众微信平台等为辅助的综合农业网络媒体。多去中国农资联盟,做一个有思想的农业人!

温馨提示:此文已完,如您需讨论此观点发表文章请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中国农资联盟专业的手机浏览,更省流量,每个页面只需十几KB。更多功能发送“帮助”到微信平台。

Copyright © 上海原创音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