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原创,名家广播连载小说【 静静的迎春花(六)】 作者:王海燕 朗诵 : 山鹰

漠北劲草2022-06-19 13:19:43


原创小说连载

静静的迎春花(六)

作者 : 王海燕   朗诵 : 山鹰


    后面还有一个更高一些的大殿,大殿门匾上面有几个斑斑驳驳的大金字:大雄宝殿。福至忍不住又跨进了这个门槛。鱼鱼三人只好跟在他后面。只见殿内一尊白色佛像高约三丈,这尊佛站在莲花宝座上,面泛笑容,真是“眉如小月,眼似双星,玉面天生喜,朱唇一点红,净瓶甘露年年盛,斜插垂杨岁岁青”。福至高兴地喊道:“这个我认得,这是观音菩萨!”福至赶快就给观音菩萨下跪磕头,三个女孩儿也慌忙跪了下来。然后四人起身环顾四周,只见左边墙上有几行文字,福至念道:“观音菩萨妙难酬,清净庄严累劫修。三十二应周尘刹,百千万劫化阎浮。瓶中甘露常遍洒,手内杨枝不计秋。千处祈求千处应,苦海常作度人舟。”右边地上立着许多尊佛像,姿态各异,栩栩如生:有的捻胡须,有的扇扇子,有的闭目养神,有的仰天长啸,有的肃穆直立,有的像猴子般玩耍……福至数了数,共有18尊。他感叹人间奇景都在这里了。正在这时,他们突然听了一阵嗡嗡嗡的声音,这声音好像是从观音头顶上发出来的。鱼鱼她们害怕地说:“福至!我们快点儿出去吧!……”

    他们正要转身往出走,突然背后有人说:“阿弥陀佛!”四人惊得回头一看,原来是一个和尚。只见和尚身着土黄色袈裟,双手合十,站在他们身后。福至也双手合十,回应道,“阿弥陀佛!”只见这个和尚生得眉清目秀,中等身材。福至看不出他有多大年令。只听和尚说:“小施主们不必害怕,刚才嗡嗡之声是外面山顶大风刮得寺顶哄隆作响。每天过了正午时分,山顶的风是非常大的。一会儿我就要关闭庙门了,你们也该出去了。”福至着急地问道,“师傅,这庙里就您一人吗?”和尚说,“是啊。小施主们随我来。”

     一行人走出大殿,走出庙门,来到佛寺院墙旁边。只听和尚说:“你们向下看!在下面有一片湖;再看远山,绵延不绝,雄伟壮观。据说前朝一位皇帝观察到这里山势起伏,颇有龙相,他怕此处再出天子,就在山顶上盖了这座寺庙,用来斩断龙脉。我来这里已近二十个年头了。外面兵荒马乱的,这里无异于世外桃源啊!”

    “二十年前,我父亲带我来到这里。当时我七岁。我父亲吸食鸦片。他把家里的田产全部变卖完了,把我姐姐卖掉了,又把我十岁的哥哥卖给地主当了长工,他正要把我卖掉时,不知怎么地就来到了这个寺庙。当时几个工匠正在塑后面的十八罗汉,可是有一个罗汉脸他们怎么塑也塑不好。有个工匠偷眼看了看我的父亲,就照着我父亲的长相塑起了这张罗汉脸,结果那个罗汉像就被塑成了。然后我父亲带我到了附近的一个村子里,在一户人家家里,他从此便一病不起、连续几天水米不打牙,然后他就病逝了。老人们说,我父亲是被罗汉摄取了魂魄。”

    “村民们帮忙把我父亲葬在一处山上。我在这里举目无亲,无家可归,又不知自己祖籍在哪里,只知自己姓罗名东。家父好像叫罗三发。除此之外,一概不知了……后来我就投身寺庙,许身佛门。老方丈赐我佛号:戒青。老方丈也在大前年去往西方极乐世界了……”福至一边用心倾听着,一边对罗东的命运唏嘘不已。

    罗东说,“天色不早了,请各位早早下山吧!”福至忙问,“那尊白色佛像我认得,那是观音菩萨。前面大殿里那都是些什么佛啊?!”罗东一笑,“哦,正面是弥勒宝座,背后是韦陀菩萨。:左上为北方多闻天王,教我们多听;左下为西方广目天王,教我们多看;右上为东方持国天王,教我们负责任;右下为南方增长天王,教我们光做好分内之事还不够,还要天天进步,不进则退啊!”戒青一番话使福至如醍醐灌顶、茅塞顿开。

    福至然后连声道谢,双手合十,辞别戒青。接下来福至背着山杏儿,带着鱼鱼等三人,走下山去。他边走边回头望望戒青。山风很大,戒青的袈裟随风飘舞。直到他们转过山坳,福至回头看时,戒青还在那里……


    等他们回到洞口时,时间已经是下午六七点光景了。赵囤囤正在找寻他们,问他们挖回“甜苣”没有?她还等着用甜苣调菜了。大伙儿垂着头,不敢说话。赵囤囤就把他们数落了半天。一宿无话。

    第二天,鱼鱼福至四人早早起来,就跑到山路边和田野间找甜苣去了。“甜苣”就是“苦苣”,也就是苦菜,因为味儿苦,人们怕小孩子嫌味儿苦,反其意叫其作“甜苣”。那个年月,人们除了这道好菜,就没有别的菜了。

    半前晌时,有个人正背着一背桦树枝走下山来。福至忙喊道:“四哥回来了!”鱼鱼一看是姜四郎。四郎生得高大威猛,一双英俊黑剑眉,一对含情丹凤眼,一只笔挺俊朗鼻,一张棱角分明嘴。四郎提议说:“好热的天儿呀!吃过午饭我们去河边饮马去来!” 

    这伙人吃罢午饭,来到了山泉旁边:有二十一岁的姜四郎,十九岁的姜五郎,十七岁的姜六郎和俞福至;也有钟英英,吉娥娥和贾鱼鱼。正午时分,山泉边凉风习习,舒心酣畅。“我们赛歌吧!”有人说道。福至说:“我天生没嗓子、五音不全的,我不会唱。我就听你们唱哇。”

    大家推让了一番,只听吉娥娥领头唱到:“清清水上一只鹅,娥上落了只癞蛤蟆,阳坡露头不叫话,月亮出来唧唧呱呱,哎嗨,唧唧呱呱!”(女)

    六郎对道:“高高山上一匹马,马上落了个叫蚂蚱,天阴下雨不叫话,太阳出来吱溜喳喳,哎嗨,吱溜喳喳!”大家哄一声笑了,说,“对得好!”

    又听钟英英唱到:“耳听见哥哥唱着歌儿来,热身子扑在那冷窗台。清水水玻璃隔窗子照,满口口白牙对着哥哥笑。”  (女) 

    五郎对道:“四十里长涧羊羔羔山,好老婆出在我们二道湾,姜家畔起身钟家门口站,门洞里过去我把妹妹看。”大伙儿哄一声笑了,把个英英脸红的,不作声了。

    大家都沉默了一会儿,只听四郎问,“谁会唱《打樱桃》?和我一起唱哇。”娥娥忙说,“当然是鱼鱼会唱啦!鱼鱼,给他们来一个!”大家围成圆圈,把他俩推推搡搡地,。四郎很兴奋,脸上散发出一种愉快和灿烂的光来,可鱼鱼却低着头羞红了脸。福至冷静和谨慎地说:“鱼鱼,唱哇,我也给听听!”鱼鱼害羞地抬眼看了看福至,说,“好吧!四哥打头!”只听俩人一替一句唱了起来———

(四郎):阳婆婆上来丈二高,风尘尘不动天气好,哎哟,                     我叫上妹妹去打樱桃。

(鱼鱼):红格丹丹阳婆满山山照,手提上竹蓝蓝抿嘴嘴笑。  哎哟,我跟上哥哥咱们二人去打樱桃。(女)

(四郎):站在山坡上瞭一瞭,瞭不见哪山长得好樱桃。哎哟,妹妹你说咱们去哪好?

(鱼鱼):这一山山瞭见那山山高,那山上长得一苗好樱桃。哎哟,咱们二人相跟上走一遭。(女)

(四郎):翻过圪梁下了坡,眼前一道清水河,哎哟,脚踏石头把河过。

(鱼鱼):水流急来石头滑,小妹妹心里有点怕,哎哟,哥哥把我拉一把。(女)

(四郎和鱼鱼合唱):清水鸭鸭浑水鹅,我和哥哥(妹妹)过了河,哎哟,平心静气上山坡。(女和男)

(四郎):山高路窄沟又深,妹妹你要多操心,哎哟,咱二人紧相跟。

(鱼鱼):哪怕山高路不平,妹妹后边把你跟,哎哟,说说笑笑不累人。(女)

(四郎):羊肠小道圪弯弯沟,拿稳脚步慢慢走,哎哟,我和妹妹手拉手。

(鱼鱼):绕个弯弯上了梁,樱桃长在山顶上,哎哟,红腾腾樱桃扑鼻香。(女)

(四郎):妹妹熬得脸通红,出气有点不均匀,哎哟,坐下咱们歇一阵。

(鱼鱼):小小竹杆手中拿,轻轻地来把樱桃打,哎哟,红丹丹樱桃落地下……”(女)

    此时鱼鱼突然脸红得唱不下去了,而四郎却双目含情、眼光热切地紧盯着鱼鱼的脸。鱼鱼低下头,她觉得自己害羞得有点喘不上气来了。福至静静地看着这一切,不吭声。大伙儿正闹得凶,忽听得有人喊,“快回来哇!大郎和二郎回来啦!……”大家回头一看,喊话的人是姜三郎。四郎他们牵马的牵马、步行的步行,走了回去……


     大家都在洞口围着,福至他们一看,来人是姜大郎、姜二郎还有两个梳短发的女人。这两个女人都是齐边头,一个有刘海,一个没刘海。大郎指着没刘海的齐边头说:“乡亲们,这是我媳妇田芳。”又指着有刘海的齐边头说:“这是二郎媳妇范小花。”接着又说,“我们都是八路军战士。相亲们,我们二道沟从此安全了。大家可以回沟里重建家园啦!日本人撑不行了,快投降喽……”大家一阵欢呼雀跃。大郎妈越发喜笑颜开,她一会儿抓住大郎和二郎的手不放,一会儿又挪出手来摸摸俩个儿媳妇的脸,她一下子有这么俊的俩媳妇,一时高兴激动地一把鼻涕 ,一包眼泪的。姜老头也高兴得合不拢嘴,在洞口走过来走过去地……

    郎二郎穿着土黄色八路军军服,戴着土黄色军帽,但田芳和范小花的军服和军帽却是黄绿色的。三郎问,“你们八路军的军服颜色怎么还不一样呢?”

   “听说由于现在物资匮乏,再加上客观条件所限,人们主要从稻草灰里提取灰色染料,从槐树籽、黄栀子、橡树壳等植物里提取黄色染料,从烟墨、杨树皮中提取青色染料,再用这些染料给布料染色,这样就使得军服的颜色不统一了:有灰色、蓝色、土黄色、黄绿色、蓝黑色、草灰色、青灰色等多种颜色。所以我们军服颜色就自然不一样了。”


     马改花最近则是彻夜难眠。她对老俞的思念分外强烈,老俞之死带给她的痛苦也与日俱增。思念像春天的桦树一般疯长,痛苦像远山的暗夜一样涌动。她不停地回味着他们在一起的欢愉,她在呼气和吸气之间仿佛都能感觉到老俞的气息,在举手和投足之间好像都能感知到老俞的存在。她越是和禄至在一起,就越是思念老俞。她和禄至之间现在只有夫妻之名而没有夫妻之实了。她的儿子俞春阳已经四岁了,当年要不是嗷嗷待哺的俞春阳拖住了她,她早就寻死去追寻老俞去了。可是随着春阳的长大,她想追寻老俞的想法却一天比一天强烈了……

    第二天一大早大家就着手往回搬了,正当人们忙忙乱乱收拾东西的时候,俞禄至看到马改花一步步走到了离洞口不远的悬崖上。俞禄至好像意识到了什么,他连忙向悬崖处奔去。说时迟、那时快,马改花纵身一跃、跳下山崖去了……俞禄至跪在悬崖边上,他感到十分悲哀,心里说不出的苦与恨、痛与愁。他知道马改花的心不在他身上,他们之间已经情断了……不一会儿,他听到有人在身后呼唤他,他一回头,原来是母亲带着吓傻了的春阳站在他的身后。对于春阳,他说不出爱也说不出恨。因为他不知道春阳是他的还是他父亲的种?只是一想到春阳从此以后成了没娘孩儿,他就不恨春阳了,他走上前去、紧紧地抱住了可怜的春阳……


    接下来的日子,村民搬回了二道沟。在二道沟这片废墟上,家家户户在原来的位置上盖起了土坯房。一转眼是八月中旬的一天了。全村四五十人都来到了场面上。只见大郎站在场面的碾子上,手里拿着一份从镇上拿回来的报纸,对着村民们一字一顿地读了起来:“8月14日正午,、颁布了实行无条件投降的诏书。15日,日本政府正式宣布无条件投降!乡亲们,日本投降啦!”有人吹起了哨子,人们高兴地不约而同都扭起了秧歌。只听大郎说,“我们这次回来,一方面短暂休息一下,另一方面想把大伙儿发动起来,把我们二道沟作为八路军的棉服和被褥生产小基地。我们负责往回运棉花和布料,大家负责缝制,为八路军尽一份力量!”“好!——”大伙儿拍手称快。


     一转眼年底了。老吉家老钟家都觉得自己的女娃娃也长大了、是该把她们嫁出去了。就这样,英英嫁给了五郎,娥娥嫁给了六郎。婚礼很简单,大伙儿簇拥着,五郎背着英英,六郎背着娥娥,就回了老姜家了。

    1946年冬天的一个晚上,快满14岁的鱼鱼和17岁的福至圆房了。鱼鱼头一次和福至住在西厢房里。鱼鱼很羞涩也很温顺。福至很主动地吹灭了煤油灯。他先亲了亲鱼鱼,又给鱼鱼宽衣解带,鱼鱼晕晕乎乎的,她双眼紧闭,呼吸紧张。她不知道接下来有什么样的事情会发生;福至把鱼鱼的衣服脱光了,又把他自己也脱光了,然后把鱼鱼;接下来,福至好像要努力去做一件什么事情,后来却没有做成;他十分泄气地躺在那里,叹了口气。鱼鱼问福至怎么啦?福至说,“我怎么起不来呢?”鱼鱼没听懂,就问“什么起不来呀?”福至就再试,不行;再试,还是不行。后来,福至彻底放弃了。两个人就这样静静地躺着,心里都五味杂陈。不知不觉的,天也亮了……


    赵囤囤估摸着时间,过来叫鱼鱼和福至吃早饭。吃罢早饭,赵囤囤问福至,“昨天晚上怎么样?”福至叹了口气说,“哎,妈,我看我是'不能人事'啦!……”赵囤囤吃了一惊,忙说,“不会哇?!”福至说,“妈,'不能人事'在《本草纲目》上是这样说的:阳而不举,举而不坚,坚而不挺,挺而不久。我是最糟的,就是阳而不举……”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版权所有,翻印必究。如若喜欢,欢迎转载!

作 者 风 采

王海燕:内蒙古乌兰察布市卓资县人,教育学硕士。酷爱文学并热爱写作。文学作品有小说《静静的迎春花》。个人公众号《旧城手记》

朗诵 : 山鹰:出生于美丽的长白山下,鸭绿江畔。做平台的主播,喜欢用诵读诠释人生,用声音温暖心灵,用语言漫步网络,以独特的魅力传播正能量。

投稿须原创首发,拒一稿多投

拒收剽窃作品,文责作者自负


顾问 : 马明奎、王永革、孙义、

熊林 、张 . 阿拉腾、王世金

总编  :  贺永平

市场执行总监 : 吕孟庭 

编辑 : 侯双元、

音效总监 祝玉强

朗诵团队:赵凤仙祝玉强、海纳百川、樊锐 、九天,冰  瑶,、小丫头、我心飞翔、 山鹰、大魏哥、润霖新、幽兰、气若幽兰、纯洁无暇、玫瑰伊人、百合、记忆、瑞芳、夏秋、毛媛等

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

长按二维码关注《漠北劲草》平台,更多美文等着你。欢迎关注点赞并分享。

Copyright © 上海原创音乐联盟@2017